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章 盘子计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二章盘子计划

    花朗闻声偏身,看着他的妹妹,许是日子过得优渥,家中和睦,七年都不见她模样有变,面已露笑意,“铃铃。”

    话音刚落,就见她身后探出个小脑袋,一双明眸直转溜,鼻子俊挺,两颊红润,似朵小小娇花,俏皮得意,“念念?”

    沈念念眉眼已是控制不住弯起,“舅舅。”

    花朗还是第一次见她,可依稀还记得她娘亲儿时的模样,同样年纪时,也像她这样灵气满满,满眸的好奇和羞赧,“都长这么高了。”

    沈念念朝他笑笑,终于是见到传说中的舅舅了。长得又高又好看,跟话本里的大将军一样的坚毅挺拔,朗目丰姿。就算不穿铠甲,也觉俊气,哎呀,两个舅舅都这样好看,娘亲也好看,爹爹也好看,日后……她一定也会变成大美人的!

    花朗见她一个劲地看自己,笑盈盈的,好似自个乐呵去了,看得他也笑笑。余光见有个小人儿站在两人身后,也在直勾勾地看自己。他蓦地一顿,蹲身唤他,“儿子。”

    小包子展颜一笑,立刻往他跑去,扑到他面前。花朗将他抱起,高举过头,逗得他咯咯直笑。

    花铃要将房门关上,示意门口心腹望风,不许大意,这才关了门。

    花朗抱着儿子往里走,在盘子身旁坐下,问道,“吃了早饭没?”

    “吃过了,你肯定没吃。”

    “你怎么知道?”

    “知道你着急着来见儿子。”盘子将小盘子吃过的面条推了推,“呐,儿子吃过的。”说罢还将儿子给她的水煮蛋也剥了,放那碗里。

    花朗不过吃了几口,就将面条卷入肚子里,看得花铃瞪大了眼,都说军营作风粗犷,但这未免也太霸气了。盘子急道,“你不要吃这么急,我说了一百遍,一千遍了!你就是不听,我要生气了。”

    面条已经被吃完,只剩下几口汤水。花朗见她气恼,端了碗慢慢喝了两口汤。盘子又气道,“这汤不好喝,又不是肉汤,你喝这么多还不如喝茶。”

    花朗无法,只好放下,都不知道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她满意。好一会才试探问道,“你怀里又揣了一个么,脾气这样大。”

    盘子瞪了瞪他,花朗就端坐着不吭声了。见妹妹妹夫都在忍笑,这才轻咳一声。刚咳完,唇角就被素手一抹,抹去残羹,一点都不嫌脏。他笑笑,他就知道,盘子是喜欢他的。

    怀中的小人儿将他的胳膊抱得很紧,不肯松手。花朗想到方才盘子说的话,知道她终于狠下心来,只是他想的是,让她带着孩子一起离开战场。她担心儿子,他又何尝不在担心她。

    “你带儿子一起走,他才四岁,你要他每晚都哭么?”

    盘子不语,也不看他和孩子,无声抗议着。花铃见气氛急转直下,打圆场道,“二哥吃饱了没,我让小二再上些菜。”

    “饱了。”花朗答着,默然许久才道,“这次我不会再由着你。”

    盘子一愣,看着他冷然的脸,怒从心来,抓了筷子就往他身上砸去,“不要再来找我!”

    说罢,她就起身拿了头纱边往外走边戴上,猛地开门愤怒离去。花铃立刻跟了上去,沈来宝留在屋里照看两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又道,“盘子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她认定的事,就算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

    “来宝。”花朗看着他问道,“如果是铃铃跟着你到处吃苦,还带着念念,你会乐意吗?我宁可三年不见他们,也不要他们母子跟我吃苦。毕竟是那种地方……”

    沈来宝当然明白,“盘子性子略急躁,你当着我们的面那样说,她更不会接受。”

    “我知道的,可是我私下和她谈过千百回,她都不听。所以想着趁你们在这,能帮着劝劝,结果我刚开口,她就恼了。”花朗说道,“她的脾气就是这样不好。”

    一直安静的小包子抬头道,“爹爹不许说娘亲的坏话。”

    “嗯。”花朗应了声,抬眼往门外看去,满目担忧。她脾气愈发不好,可不就是自己惯着的。

    沈来宝想着,说道,“但她也还是喜欢你的,否则也不会只扔筷子,换做是别人,她就该是扔这大碗了。”

    花朗看了看那大碗,脊背冷不丁滚落一滴冷汗,这话……倒是不假。

    &&&&&

    清楚花朗这次是铁了心不要自己的盘子走在街上头也不回,她的身手本就好,又走惯了山路,走起平地来,极速如风。追得花铃都想骂人了,好不容易追上,一把抓住她,“臭盘子!”

    盘子一顿,瞧着气喘吁吁的她,哼声,“做惯了少奶奶,走几步就喘气。”

    花铃没好气道,“你这不是走,你这是跑。你看看你跑了多远,都有十里路了!”

    盘子往背后瞅了瞅,哦……好像是一口气走太远了。她问道,“做什么?想做说客?让我省点心,别劝,不然我要揍人了。”

    “揍吧,反正这里没念念没小盘子瞧着。”

    话面上的意思盘子听明白了,话里头的意思她也明白了,顿了顿说道,“好吧,下回我不在孩子面前对你二哥发火,做个好娘亲,行了吧?”

    “你刚才是真的吓着他们了。”花铃戳了戳她的脑袋,“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盘子又要恼了,“这是你二哥气的!”

    “二哥是担心你。”

    盘子明白,但不接受。她抽出被她抓住的手,“你回去吧,反正我是不会回去了。”

    花铃又抓住她,盘子抽手,又被她抓住。一来一回,盘子才终于说道,“好了,带我去买首饰,我就能开心点了。”

    花铃立即答应,只要能让她回去,买什么都行,于是带着她去买首饰。盘子进去走了一圈,立刻指了几件,掌柜正要去拿,就听她说道,“除了刚才指的那些不要,其余的都给我装好带走。”

    掌柜:“……”

    花铃:“……”

    买了一大堆首饰的盘子心情愉悦,还想拉着花铃继续逛第四家胭脂铺子,花铃问道,“心情好些了么?”

    “好多了!”

    “可我心情不好了。”

    盘子朗声笑道,“我知道你是能赚很多钱的小花,不要心疼。”

    花铃苦笑,一口气买这么多首饰胭脂的盘子哪里有余暇弄这些?她倒是想不明白了,“那你跟我回去,再跟我二哥好好谈谈。”一会她又补了一句,“不要扔东西。”

    “我不会回去见他,盘子不会回去了。”

    花铃皱眉,“嗯?”

    “小花。”盘子突然唤她,蓦地笑问,“你说,如果我变丑了,你二哥还会喜欢我吗?”

    &&&&&

    花铃没有想通盘子的这句话,到要离开京城时,也没有想明白。

    见了二哥就想到盘子,就如同见到盘子总会想到她二哥一样。两人面对面坐着,说了许多话,快至黄昏,花朗看看天色,说道,“大哥快回来了吧。”

    花铃也往亭子外看了看,说道,“最近大哥都回来得早,差不多是这个时辰,许是因为二哥在家。”

    花朗笑道,“明明每日放衙归来,都是奔着念念去的……要是大哥有孩子,定不会像同僚说的那样,总爱待在衙门里。我见了一个人这么说,见了两个人也是这么说。”

    花铃虽不愿提,还是说道,“琴琴一事后,大哥也一直没再碰见欢喜的姑娘,也只能一心在仕途上了。好在有二哥你,还生了小盘子,爹娘日后知道,肯定会很高兴的。”

    花朗叹道,“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才能让他们高兴,对了……盘子找你了没?”

    “没有,那日让我带她去买了很多胭脂水粉,还有金银首饰,然后就丢下我走了。”花铃倒不太担心她,盘子不是会让自己过得悲惨的人。相反她更担心自己的二哥,这几日见他满面愁苦。也对,媳妇儿子双双不见,他不愁才怪。

    “她是真的不打算理我了。”花朗一口气喝了一大杯茶,定声道,“也好!那就不会跟着我来,至少不会受苦了。”

    花铃没办法对这件事做出劝解任何一方的决定,因为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做错事,只是舍不得彼此罢了。她想起那日盘子说的话,问道,“二哥,要是盘子变成丑姑娘,你还喜欢她么?”

    花朗睁大了眼,紧张道,“盘子她怎么了?”

    花铃苦笑,“没什么,我就是假设。”

    “哪里有这样假设的。”

    花铃没法接着往下把话说了,她这个哥哥呀,性子耿直,假设性的问题他也根本不回答。不过她想了想,哪怕真的是这样,哥哥也定不会嫌弃的。

    花家的男子,都是痴情郎。

    两人又闲聊半会,夕阳将下,就见一个身着官服的人从假山那边走来。男子背对夕阳,晚霞流泻,似背倚霞光,生出万丈柔光来。

    花铃可算是知道,为什么定北侯的千金会欢喜她哥哥,哪怕知道嫁过来是做继室,也暗抛绣球。

    花续走到近处,见了两人微微笑道,“聊了什么,聊这么久。”

    花朗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聊了很久?”

    “喏,桌上的花生壳,堆得像小山。”花续拿了茶壶盖子往里看看,“这茶叶已经完全泡开,定是泡了好几回。”

    说完,他就将茶壶交给亭外下人,让他们重新沏茶过来。

    花朗笑道,“还是大哥聪明。”

    称赞听得太多,花续面上并无异色,坐下身说道,“铃铃明日就要走了么?”

    “嗯,明天用过早饭就走。”

    花续又道,“二弟也是明天走?”

    “对,跟铃铃一起,到了百里坡再分开,也不过同行半日。”

    “半日也是同行。”花续说着,又没了话。亭子里便顿时无声,唯有秋风拂过,带着丝丝黄昏清爽,似将霞光送入亭中,照得三人满面圣光,气氛也不冷清了。

    重新上好的茶水滚烫,花续提茶倾倒,立见蒸腾热气从茶杯飘起,融入风中,不见了踪影。

    花续说道,“下人说来宝去了商行,念念也睡觉去了。她睡觉没个定性,倒不好,这个你要管管,不能养成习惯。”

    花铃可不能告诉他是因为白日里总跟小盘子到处跑,所以一回来就累得倒下,“知道了哥哥。”

    “你要是不想管……就将她留在京城,京城的书院,比明州的好了百倍。而且我认识不少王孙贵族,念念多同他们往来,日后要为官,要经商,要嫁人,都能比在明州更好。”

    他说得不动声色,花铃可是听出来了,“哥哥这是想养着念念么……我可舍不得,哥哥想养个孩子的话,那就自己生吧。”

    花续抿了抿唇角,她拒绝的还真是果断,脾气也真真是一点都没变,“别的孩童脾气糟糕,不喜,唯念念不可。”

    花铃还是不点头,“不给,自己生。”

    花续看了她一眼,将花生瓜子的碟子推到她面前。花铃说道,“献殷勤也是不可以的。”

    “不是献殷勤,只是觉得鼠粮不够,给你填满。”

    “……”

    花朗好一会才听明白话里的意思来,这是拐弯说自家妹妹吃了这么多花生像小老鼠,又是拐弯表示不满呢。他朗声一笑,又道,“听你么说话可真累,跟以前一样。铃铃,也只有大哥才能镇住你了。”

    花铃也笑笑,“也就是说,以前大哥总被我堵得没话,不是因为说不过我,而是让着我。要不是今日哥哥‘恼怒’,还要继续让着我。”

    花续总算是笑了笑,“终于发现了。”

    三人皆是露了笑颜,散了亭子的清冷气,少了生疏,又回归往日年少时,亲秘无间的日子。

    翌日送行,花续一直将他们送到城门口,如果不是下人提醒晚了就要误了去工部的时辰,花续还想再送送他们。这一别跟妹妹还能在过年时团聚,但跟弟弟,就可能又是好几年的功夫了。一别,可能又要过个七年,人生长不过十个七年。

    “我就送你们到这了。”花续缓缓松开沈念念的手,蹲身说道,“以后得空了,就来京城找舅舅玩。”

    “好呀。”沈念念拿了他的手来,将掌心朝上摊开,从怀里摸出个剔透的玉佩,抬脸笑道,“这是送给舅舅的,用我自己的压岁钱买的。”

    总被姑娘扔花扔礼的花续从不曾正眼看过,可看见这小小玉佩,已是立即紧握掌心。他轻轻点头,“舅舅很喜欢,会好好戴的。”

    沈念念顿露俏皮满意笑颜,“舅舅真好。”

    她这才上了马车,一会又撩了帘子看他,朝他摆手。等马车渐行渐远,徒留花续一人站在城门外。

    无霞光,无夕阳,却觉已近黄昏,夹了秋风萧瑟。

    &&&&&

    沈念念玩了三个多月,倒没玩够,试探着说道,“爹爹,娘,我知道青州很好玩的,那里人杰地灵,还有很多博学的人,我要是能见上一见,定会学识大涨。”

    花铃瞧着她说道,“你当真觉得自己不用回书院念书了么?”

    “想呀,可这不是贺先生不让么?我去了,他定会又被我气得吃药。我那样尊师重道,可不能做那种事。”

    花铃没好气地笑道,“歪理,你到底像谁呀,沈念念。”

    沈念念吐吐舌头,“爹爹说像娘亲你。”

    花铃立即偏头瞧旁人,沈来宝连躲都躲不及,只能被她字字问道,“我儿时哪有这样顽劣,你倒是说说。”

    沈念念见及时转移了战火,银铃笑声飘在车内,开心极了。沈来宝重叹一气——坑爹啊这是。

    车厢笑声满铺,随军同行的花朗闻声,将马交给下属,自己也去爬了他们的马车。沈念念见了他就道,“小舅舅,小舅妈和包子弟弟呢?”

    “嘘。”花朗低声,“你舅妈还在跟舅舅闹别扭呢。”他又问花铃,“她来找过你么?之前不是说,要将孩子交给你们带走吗?”

    花铃拧眉,“许是另有打算了,盘子做事向来随着性子来。不过如果真的要将孩子交给我们,也不是现在,时机地点不对。或许会在半路出现,我相信她不会无缘无故消失,毕竟你也是为了她好,她哪里会真的生气。”

    花朗也知道,但她不出来,他心里不安。她该不会是偷偷跟在背后,然后又带着孩子去军营吧。

    他猜不透她的行踪和想法,更是急躁。

    快至中午,花铃一行人一同和花朗在驿站休息用饭,到了下一个小镇,就到岔路口,得分开了。所以午饭几人没怎么吃,趁着大军小休的空闲,去了僻静处说话去了。

    沈念念一个人走在前面,时而蹲身扒这小树林中的叶子,翻找藏在枯叶下的果子。偶尔能找到几颗熟透又完好的,但更多的是已经腐烂的果子。她一点也不觉得脏臭,毕竟发现好果子会比看到坏果子更开心。

    蹦蹦跳跳的身影后,是三个缓慢同行的人。

    “若以后还需要粮草,只管去信离边塞最近的沈家商行取,我已经吩咐好了他们,不许拒绝你所要的东西。”

    花朗双眸更是明亮三分,笑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倒是放心了很多。”

    他没有客气推诿,多年好友,本就不需要这些客套话。

    快到小树林尽头,三人就见沈念念飞快地蹦着步子过来,跑到跟前就咯咯笑道,“娘,我找到了一个包子弟弟。”

    花朗一顿,往前面看去,果然看见了他的儿子。他面露欣喜,往那边跑去,一把抱起儿子就往上抛,再将他稳稳接住。

    小盘子也同沈念念那样咯咯笑了起来,眼睛都弯成了一条线,“爹爹。”

    花朗将他放回地上,问道,“你娘呢?”

    小盘子如实转述道,“娘亲说不要见你,她讨厌你。”他仰头道,“定是爹爹又惹娘亲生气了,爹爹快道歉吧,那样我们就能在一块说话吃饭了,我要你们带着我去看月亮,吃念念小表姐说的很好吃的小饼子。”

    花朗摸着他的脑袋,才想起儿子还没有过过中秋。他挤出笑容,说道,“好,我去找你娘,跟她道歉,好不好?”

    小盘子立刻将头点得像打桩,“好呀好呀。”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

    话落,不远处的粗壮大树后就幽幽飘来一句。花朗起身往那走去,探身一瞧,就看见正倚在树上,双手环胸的盘子。他笑笑,俯身要去撩她的纱巾亲她一口。却被她的手死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