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1章 久别重逢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久别重逢

    花朗随军凯旋,先入了皇宫领赏,然后便吃酒宴。吃完又看了庆贺的歌舞,一路奔波不辛苦,倒是在这觉得辛苦极了,一直犯困。酒宴在夜里终于散了,他随众人出来,同僚又道,“花校尉……不对。”那人改口笑道,“受了封,便是花将军了。”

    花朗笑笑,“听着别扭,直接喊名字吧。”

    “这哪行。”那人说道,“花将军不是京城人士,想必也无旧友,不如去我舍下坐坐?”

    “我兄长也在京师任职,就是那工部的花侍郎,这会准备去他那里。”

    那人略觉意外,“你兄长竟是花侍郎……”

    他满眼的诧异,这两兄弟的脾气实在是相差太多。不过他一说,他倒是从他的模样看出花续的影子来,这才确信他们的确是兄弟。他笑道,“兄长文,弟弟武,文武结合,又都是其中佼佼者,着实令人羡慕。”

    花朗笑道,“何大人谬赞了。”

    “那我便不拦着你们兄弟相聚了,花将军告辞。”

    “何大人慢走。”

    送走他,花朗转身往另一个地方走去。他脚步匆忙,只因心里还记挂一人。

    在边塞丢下他带着儿子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急得他这半个月都睡不好。想到她没有娘家可回,他更是焦急。按照往日,她总是会先他一步到要去的地方,那现在定是在京师的。说不定今日他感觉到的那股杀气,就来自于她。

    她的脾气就是这样不好,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变,任性、凶,像个小姑娘,总爱发脾气。

    花朗边想边走,走到僻静角落,前后不见人了,他才低声,“盘子?盘子?”

    无人应声,好像真的不在这。

    他又担心又失望,怕她不在京城,那该去哪里了?不会真的惹她生气,就带着儿子跑了不再见他了吧?

    “唉。”

    他叹了一气,余光只见对面墙上有人蹲着,似往他这看来。刚刚抬头,就见那俏丽身影从墙上跳下,一掌压在他胸膛前,将他推到墙上。随后就被压了唇,都磕着了他的牙齿。

    过了好一会,那人才松嘴。花朗也慢慢松了抱住她的手,低头看她,“儿子呢?”

    盘子一顿,没好气道,“给你妹夫了,哦哦,就想着他是吧,那你去找吧,我走了。”

    花朗苦笑,把她拽住,“你脾气能不能好了?”

    盘子朝他吐舌头,“不能。”她瞪眼看着他,见他倚在墙上还不站直身,便摸摸他的腰,“还疼?砍在这的一刀还没好么?”

    “好了,一点都不疼。”花朗抱住她,蹭了蹭她的脑袋,“想你了。”

    盘子趴在他胸膛上不动,“我不想你。”

    “嗯,不想。”

    盘子又探了探他的腰,花朗这会终于说道,“别用力摁,是有点疼的。”

    “唉……”盘子闷闷不乐。

    “没事,很快就能好了。”

    “我是想,今晚不能翻来覆去了,心痒。”

    “……”花朗就知道她根本不是在关心他!而是在关心他的老腰!她的幸福!

    &&&&&

    花续早早放衙,想着回来陪念念玩。可到了家,却说他们外出了。又等了许久,他们还没回来。等洗漱好快要躺下,才见了沈家的下人来报信,说他们今夜不回来,去见了老朋友。

    听见这话,花续才睡下。沈家是生意人,认识的人并不比他少,偶有应酬也不奇怪。只是带着孩子去,也有些胡闹了。

    但一家三口,不一起出门,一起回来,又算得上是什么一家三口。

    他静静想着,竟有些睡不着觉。快入睡时,下人忽然来敲门,说花将军来了。他一跃而起,方才的满腔炎凉已不见,迎他兄弟去了。

    &&&&&

    朝阳初升,晨曦满布,倾洒在大街小道上。沈念念带着小表弟用早点,见他吃面条老是吸不起来,就用筷子给他掐断,让他用汤匙舀着吃,“弟弟,你还没有学过怎么用筷子吗?”

    “没呀。”

    沈念念笑道,“那我教你。”

    小包子点了十几次脑袋,“姐姐最好了。”

    沈念念昨晚和他睡得早,都没有看见她舅舅、他亲爹,所以今天两个人早早起身,然后回客栈里等着。最好呀,能看上一整天,因为说不定这次见了,下次又得等个七年。

    两人用过早饭,就立刻回了天字号房,安安心心等他。

    盘子见两人手拉手回来,问道,“念念,你爹娘呢?”

    “还在隔壁房睡觉呢,我给他们买了早点放着了,呐,姑姑,这是给你买的。”

    正懒得出门的盘子大喜,“念念真招人疼,生女儿就是好,多疼人。”

    小包子闻言过去,往她手里塞了个水煮蛋,“娘,我也疼你的,你夸夸我吧。”

    盘子哑然失笑,“儿子乖,夸你夸你。”

    小包子大感满足,又将揣在怀里的四颗蛋一一摆在桌上,“爹爹的,姑姑的,姑父的,还有姐姐的,最后一个是我……”他摸了摸兜里,拍了拍后脑勺,“哎呀,把我自己那份给忘了。”

    盘子仰脖笑了起来,笑声朗朗。她实在是想不通呀,为什么她生的儿子,会这么呆。可惜没人可以问问,花朗儿时是不是也这样。如果真的是,她好像就真的忧心儿媳的事了。毕竟像花朗那样的人,被人卖了数钱也不知道。

    才过一刻,沈来宝和花铃也起来了。如今还早,可敲了隔壁房门,却见那两个小豆丁和盘子都在那,还给他们带了早点。

    沈来宝摸摸女儿的脑袋,说道,“小睡包怎么这么早起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