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把违法分子挖出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满:“关丽,话不能这么说吧?你不能乱给人安罪名,人家现在是未婚,追求自己的幸福无可厚非,恋爱自由婚姻自由,我只是了解一下情况,排查一下究竟是谁往人屋顶大半夜扔石头。”

    “哟喝,宋书记你心疼罗婆娘了。对对对,那婆娘看起来娇滴滴的,你们男人都吃这一套。”

    说罢,关丽银铃般的笑声变成了杠铃。

    就看到宋轻云狼狈地从竹林里出来,满面铁青:“黄二娃,关丽口无遮拦,不象话。”

    黄明:“我说让你别去,你又不听。”

    宋轻云也不是没有收获,关丽是何等八卦的一个人呀,她虽然不在村里,可每天都会在群里跟老家的婆婆大娘聊天抢红包什么的,一玩就是一晚上。

    这也可以理解,她一个人在城里上班,没有什么朋友,又不玩游戏,不在网上和村里人说八卦也没办法打发光阴。

    村里就没有什么事儿是她不知道的。

    关丽说宋书记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事肯定是感情纠纷。

    不然,你想啊,罗婆娘平时一副林妹妹模样,路上看到一只蚂蚁都会装得被吓坏了的样子,怎么可能得罪人?除非是有人追求她,而她又不干,这才因爱生恨。

    最后,关丽说,现在只是扔石头,问题不大。但任由事情发展下去,说不定就是情杀了。

    宋轻云笑道,危言耸听。

    关丽不服,道,什么危言耸听,三角恋爱这种事最要命了,男人热血一上头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宋轻云吃惊:“啥三角恋爱,你说清楚了。”

    “放心好了,名单我会给你的。”

    关丽告诉宋轻云一个惊人的八卦,村里不是光棍汉泛滥成灾吗,罗南长得有好看。她一守寡,不少男人就动了心,前去纠缠,经过男人们私底下几轮淘汰,最后有三人脱颖而出。

    “三人?”宋轻云抽了一口冷气,道:“关丽你说得不对,这什么三角恋爱,明明是四边形恋爱嘛!”

    想不到啊想不到,罗南看起来那么娟秀和温柔的女人,竟然有三个追求者,真是人不可貌相。

    有了名单就好说,如果不出意外,扔石头的违法分子就在这三人之中,动机成立。

    现在只需按图索骥,挨个去查,用火眼金睛把违法分子给挖出来。

    名单上第一个人是二组的龚如祥,这名字一听就很老派,估计此人年纪不少。

    到了地头找到人,小宋书记一看,果然如此。

    此人大约六十出头,家庭条件一般,在村里属于中等偏下。他早年在外面打工,赚了点钱修了两间瓦房,有个女儿出嫁了,老妻也去世了好几年。

    这人怎么说呢,不太讲究。单身老年人都这样,衣服穿得脏破,和宋轻云说话的时候卷了一根美好火腿肠大小的叶子烟吧嗒吧嗒抽个不停,还时不时朝地上吐上一口清口水。

    他吐唾沫的时候很有技巧,嘴唇一撮,一涎晶亮的液体就标了出去。

    地上很快积了一滩。

    宋轻云看得毛骨悚然:“老祥,你就不能讲点卫生。”

    “咱们农村人不讲究这些。”

    “好吧,我代表街道代表村两委问你一件事。放心,这事只是我私下查访,没有第三人知道,希望你能据实回答,这事和罗南有关……”

    宋轻云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便,问:“石头是不是你扔的?”

    说着话小宋书记用审视的目光端详着龚如祥,虽然知道就算是他干的,人也不会承认,但从此人的神色中还是能够看出蛛丝马迹的。

    是的,这人看起来真的令人怀疑。他形象实在太糟糕,条件也普通,罗南能看上他才见鬼了。

    龚如祥说不是他干的,他可以发誓,并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最后说,宋书记你要相信我,我扔罗婆娘石头干什么,是是是,那婆娘死活不肯答应和我好,我是很气,可我也得有那条件晚上出门呀!实话告诉你,我是鸡目眼,天一黑就出不了门。

    宋轻云好奇:“啥叫鸡目眼……哦,夜盲症啊,打电筒也不可以吗?”

    龚如祥说他的夜盲很严重,打电筒也不行,一不小心就摔到在地。上前年还断过腿,就是晚上打着电筒出门遭的,大家都可以佐证。

    夜盲之所以叫鸡目眼,那是因为天一黑鸡就看不见东西。

    宋轻云也信了,说:“不好意思,我就是问问,了解一下情况。对了,我最后还有个问题,龚如祥,你条件一般,年纪也大,为什么能争得过别人。”

    “老年人怎么了,老年人不能有爱情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

    龚如祥最后说,他辈分高,和龚珍信一辈,后辈自然要让。

    宋轻云很以为然:“说得有道理,打搅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