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章 你给个准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分了也好。”晚饭的时候,老丁说:“将来也少许多麻烦。”

    他正拿着一大块重约二两的五花肉,一边蘸着干辣椒面一边大口地啃着,吃得满嘴都是油。旁边,陈长青也同样大快朵颐。

    村民吃肉没那么讲究,水煮,切成大块蘸调料,有点手抓羊肉的意思。

    你给他炒一份肉丝人家还不高兴呢,说切这么细怎么吃,还放不少素菜进去,你这人就是小气。

    老丁用油腻腻的手拍了乘龙快婿陈新肩膀一记:“娃,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个有雄心的,这辈子肯定发达。说不定过几年你这养鸡场又是另外一番光景,芳菲跟了你我也放心。说起来还是你丈母娘有眼光,给芳菲挑了个人物,我可比不上她。”

    丁芳菲听到父亲夸奖陈心,笑得眼睛都眯缝了,满面都是得意。

    老丁继续道:“其实养鸡风险挺大的,一不小心就要赔很多钱。其他四个股东什么风险都不承担,凭什么有好处的时候就上,世界上哪有这么美的事?过去的时候不说了,将来你自己干也不错,让他们后悔吧。”

    陈新摇头:“他们都是我家最要好的亲戚朋友,不能这么说,我就是心中有点替他们可惜。不过,既然他们这么选择了,我也只能接受。”

    老丁:“对了,现在你们也赚到钱了,婚礼的事情是不是该考虑了,毕竟芳菲孩子都有了三十万,你们得给。”

    这就煞风景了,陈新一家人面面相觑,满脸难过。

    要命啊!

    丁芳菲:“急什么,迟一年也不要紧,一年后给你钱。”

    老丁:“这是能等的事吗,你肚子里可有货了。”

    丁芳菲一笑:“我是骗你的,根本就没怀。不这样逼你,怎么问你要那十万块饲料钱。万万没想到你骗我,不但不借钱,还来拉我家的鸡,你过分了。以后再敢这么干,我可不认你这个爹了。”

    “什么,你骗我,你这个骗子。”老丁气得差点把桌都掀了,他转头回屋:“必须给钱,不然我还来拉鸡……不,我每过几天就过来拉一次鸡蛋。”

    *************************************************

    好好儿的说到彩礼,这顿晚饭也吃得很不痛快。

    夜里,陈新父亲坐在床头吧嗒吧嗒抽烟。

    陈新妈就低声骂:“你这死老头子也不想想办法?”

    “我能想什么办法,那可是三十万彩礼啊!是,咱们家见天有几百块蛋钱,每月能见到两万,可三十万怎不吃不喝也得凑上一年半,人家肯等那么久?”

    陈新妈:“要不咱们去借?”

    陈新爸爸:“还借,上次去借人家都不肯,我可不想丢这个人。”

    “你这个老头子真是糊涂了,知道什么叫此一时彼一时。我儿现在每天都上千收入了,是个大能人,再去开口,人家会不借。上次人家不价,是怕我们还不起。现在咱们开口借钱,那是给她面子,能借不到。”

    陈新爸爸:“咦,倒是这个道理,那我过几天就去借钱,无论如何得把芳菲给迎进门来。哎——”

    “你叹什么气?”

    “可惜芳菲没怀孕,如果怀了多好啊!”

    陈新妈:“是啊,怀了多好,明年我就能当奶奶了。不过我儿那么本事,不可能让咱们二老失望的。”

    “你又开始夸你儿子了,怎么不说嫁我陈家来倒了血霉?”

    “你们陈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你儿子不姓陈,将来有有孙子不是陈家人?”

    陈新妈:“就算姓陈也不算是正宗陈家人,儿子身上只有一半陈家血脉,孙子将来只有四分之一陈家血脉,跟你陈家屁关系?”

    她这是歪歪理,却让人无从辩驳。

    陈新爸正要笑,突然脸色一变:“糟糕,肚子有点疼,吃油腻了。”

    陈新妈也道:“我肚子也疼,麻烦了。”

    原来,吃了几个月素,今天突然大鱼大肉,老两口的身体负担不起,跑肚了。

    ****************************************************

    在陈新的房间里,灯早已关上。

    躺床上也半个多小时了,丁芳菲还是睡不着,不住翻身。

    陈新累了一天,被她折腾得实在难受,苦恼地说:“芳菲你已经烙了这么长时间的烧饼,能不能安静点,让我好好睡一觉。”

    “好的。”

    丁芳菲不动了。

    又过了片刻,陈新突然心中不安,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顿时吓得睡意全消。

    只见丁芳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来,双手抱着膝盖,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天花板。

    “怎么了你这是,别吓我。”

    “新哥,我在想一件事,我想啊想啊,怎么也睡不着。”

    “想啥呢,都想到失眠……你说。”

    “新哥,你说咱现在也算是有钱了。以前创业的时候吧,总想着要有钱,有钱多好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现在突然发现有钱了,却不在知道想做什么。我们累了一个月,最后只换了几张钞票,我们又该干什么呢?”

    陈新不解:“有钱了自然是买车买房,和城里人一样生活,想穿什么穿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这还用问。”

    丁芳菲:“吃好点,顿顿有肉?咱们今天吃得就好,油水太足,还有点腻了,人也不太舒服;穿好看衣服?我们天天在鸡棚子里干活,那么脏那么臭,好衣服也穿不上;至于在城里买房子,鸡棚在这里,父母在这里,咱们的事业在这里,还能离开红石村?所以啊,钱这种东西只给了我一点安全安心安稳的感觉,其实没多大意思。”

    “你啊,今天才得了四百多块钱你就激动成这样,还怀疑人生。”陈新觉得她想太多了。

    丁芳菲:“这是头一天,明天开始每天就有六七百块,一个月两万总是有的吧,一年二十万,好多钱啊,我们该干点什么呢?”

    陈新:“干什么,自然是娶了你,你爸不都上门要彩礼了吗?哎,我还在发愁呢!是一年下来我就能把彩礼凑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