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七章 要好好儿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人家说得对,虽然都是乡下的道理,宋轻云却无从辩驳,只得端起茶又喝了一大口。

    老丁:“宋书记你吃了讲茶,那就是同意了。”

    宋轻云不甘心就此放弃,把茶杯定在空中:“老丁你说得都对,我现在问一句话:你今天决意要把鸡都拉走,不就是因为鸡不下蛋,这笔买卖干砸了?”

    老丁:“对,见天上千块饲料钱,谁受得了,早卖了早解脱。”

    宋轻云:“那么说来,只要鸡下蛋,看到蛋钱你就会放孩子们一马?”

    “不是放孩子们一马,闺女是我的血脉,又不是仇家,他们能够做下事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杀鸡取卵?”

    宋轻云:“昨天我问过农林局专家,说是鸡长得太肥,这才不下蛋,饿两顿就好。,估摸这也是这两天的事,要不你再等等。”

    “等多久?”老丁反问:“一天还是两天,还是一个月,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耗。”

    宋轻云:“要不……等一天吧……”没办法了,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老丁:“不行,我只给你们三个小时,三小时后我马上把鸡统统拉走。”

    旁边一个丁家后生提醒:“叔,强老板还在那边等着呢,路上光跑都得跑五个小时,没时间。”

    老丁:“你说的是屁话,老强就住在批发市场里,他还能不在?等一天又怎么了,难道只他一个人做独门生意,死了张屠户,还吃带毛猪?”

    说完,他端起茶碗终于喝了一大口:“宋书记你这讲茶我吃了。”

    老丁在家里面对老婆的时候唯唯诺诺,出了门却一派豪气,彻底放飞自己。

    宋轻云没有办法,只得点头:“好,小丁,陈新,你爸今天第一次来家里,快去做点好吃的,陪他喝两杯。”

    “不养了,不养了,都拉走。”突然,陈新妈发出一声大哭,朝鸡舍冲去。

    老太太这几个月生活实在太苦,今天又受到亲家上门喊打喊杀,丁芳菲有孕在身的刺激,大喜大悲,精神崩溃:“亲家,你不是要鸡吗,我帮你杀,杀了拖走。”

    她挥舞着菜刀,看起来好吓人。

    陈新和丁芳菲哭着冲上去抱住她:“妈,妈,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

    两间鸡舍里的鸡都咯咯乱叫,上蹿下跳。鸡毛满天飞,鸡屎落了一点,如同黑夜里起了大火。

    一团混乱,只老丁还一手端茶,一手磕着瓜子,云淡风轻。

    正在在这个时候,突然,宋轻云舌迸春雷:“都安静,鸡肚子里有蛋了,再闹吓坏了鸡,谁赔得起?”

    众人被这一声暴喝震得同时一呆,站住了。

    定睛看去,却见宋轻云手中抓着一只母鸡,满面都是笑容:“我刚才摸到了,摸到一颗鸡蛋……在鸡肚子里……小丁,陈新,你们也来摸,大家都来摸呀!”

    我们小宋书记魔爪下的那只老母鸡大约是听懂了他在说什么,刚才还殷红如血的鸡冠瞬间变得惨白——这院里至少二十人,一人戳一下,谁受得了?将来别的姐妹怎么看我,鸡舍中唯一的那只帅哥公鸡怎么看我?——人类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话音刚落,却见鸡舍中有只母鸡屁股一撅,就把一颗热漉漉的蛋生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