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丁以德服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且说丁芳菲昨天晚上和父亲通完话之后倒没有跟陈新一家人说父亲会带十万块钱过来扶持养鸡场。

    和陈新共同生活了这两月,她对这一家三口的秉性实在太清楚了。

    家里虽然穷,但三人骨子里却有一股傲气,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

    上次宋轻云担保从林路涛那里赊欠饲料,他们更是直接把宅基地的产权证还有老宅抵押给了人家。

    如果知道父亲送钱过来,绝对不会接受。

    丁芳菲决定先瞒住他们,只道父亲不放心自己,明天要过来看看。

    亲家公第一次登门,陈新全家人不敢大意。

    当天晚上,陈新妈妈忙跑竹花的门市去赊了一箱啤酒,又拿出家中一百斤包谷给邻居换了一只鹅,买了十斤肉,静候贵客上门。

    因为陈中贵是媒人,陈新妈忍住心中的嫌恶让儿子去把他请过来作陪。

    等到晌午时分,贵客来了,带来了一辆大卡车和四个精壮汉子。

    老丁往院子里一站,推开满面惊喜的女儿,指着鸡舍对那四人说:“给我搬,通通搬走,一只都不许剩下。”

    当时独手子和红脸蛋正在陈新家帮着清运鸡屎,他一看不妙就朝龚竹小卖部跑去,想去通知刘永华。

    既然在半路上遇到宋轻云,那好,直接找宋书记过去制止了。

    说完这段话,独手子气得用拳头直砸自己脑袋:“宋书记你看这事,这两天就要下蛋了,小丁的爹竟然要把鸡都拉出去卖了,咱们都白干了,白干了。”

    宋轻云也是急得脸都青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很快,他们就到了陈新家门院外。

    陈新家刚好在一条机耕道边上,交通方便,一辆双桥大卡车停在那里,将路堵得死死的。

    再听院子里传来陈新父母的哀求声:“亲家,亲家,你这又是何必,为什么要做这种伤人心的事啊?你讲不讲道理。”

    宋轻云跳下车定睛看去,却见院子中好多人挤成一团,来人中为首的是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头。

    这人个子不高,块头不大,但身上有一股剽悍之气,显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老头道:“伤心?老陈,你家一毛不拔把我女儿骗来住了一月,给你家当老妈子。你看看现在的她,手变粗了,脸变黑了,人也瘦了一圈。以前她是多么细皮嫩肉的水灵姑娘啊,这被折磨成这样,我伤不伤心?。说到讲道理,我今天就跟你讲讲。”

    “一个月前,陈长青带着你儿子来说媒,我家开出的条件他可都是拍了胸脯全应下来了。说只要两个孩子互相看上了,一切都不是问题。说过得话可就得算话呀,你们不能骗人。可是你们呢,一毛不拔,还给老子来一个生米煮成熟饭,这不是胁迫人吗?陈长青,你来说说,是不是这样,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把你说过的话重复一遍吗?陈长青,陈长青……你,你还是继续当你的死狗吧,下次别让我在乡场上碰到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陈长青已经来了,他大约知道这事麻烦大了。索性什么也不管,裹了肮脏的军大衣,躺在檐下长凳上装睡死过去。

    老丁这话说得在理,陈新父母被他呵斥得哑口无语。

    红石村村民都是肯帮忙的,若外人欺上头来,也不会问是非曲直,直接就提了家伙过来帮忙。

    可今天这事是两亲家之间的纠纷,说到底是家庭内部事务,不好插手,只得在旁边摇头叹气。

    见成功地让所有人闭嘴,老丁又对那四人道:“你们楞着干什么,搬东西呀,省城菜市场强老板还等着呢!”

    四人应了一声,就要动手。

    陈新发出一声怒吼,挥舞着菜刀冲过来:“不许动手,不许动手,谁敢动我打死谁?”

    丁芳菲大惊,一把抱住陈新:“哀求,新哥,有话好好说,爸爸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最喜欢我了,他是在和我们开玩笑的。”

    老丁“哈,陈新你行市了,要杀你老丈人了?忤逆不孝的东西,还在我面前动刀动枪?别欺我年老,如果不是看在芳菲的面子上,我今天还真要跟你单挑。你信不信,一分钟之内就能把你打趴下!”

    陈新把所有的人生希望都放在这五千只蛋鸡身上,眼见这就要下蛋了。可一切都变得不顺利,鸡只知道吃,肚子里死活没有动静。今天老丈人更是上门来要把蛋鸡都拖出去卖了抵彩礼钱,这绝对不能允许。

    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吼:“放开我,放开我,丁芳菲,你放开我,不然我打你了。”

    丁芳菲一把将他推开,披头散发立在两人中间,把头一低:“打打打,干脆你们都打我好了,反正都是我的错。陈新,爸爸,你们一人给我一拳,直到把我打死才停。不打,你们就不是男人。”

    她可是面前两个男人的心头肉,老丁和陈新都顿了顿,稍微冷静了一些。

    陈新:“不打。”

    老丁:“舍不得。”

    宋轻云连忙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