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不想奋斗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如果说人生可以重来,宋轻云绝对不会参加公考。

    他今年二十六岁,已经在W市前进街道工作两年了。月薪两千来块,加上各项补助、绩效什么的,超不过三千,日子过得紧巴巴。生活品质在这个有着四十万人口的县级市不好不坏,算是中游水准。

    如果家里没出那场变故,他大概也会和其他同事那样,攒上几年,再让老娘赞助一些给个首付,娶妻生子,倒也算是圆满的人生。

    事情就坏在他去世多年的老爹身上。

    就在今年上半年,家里突然发了,还发得厉害。

    宋轻云的老家在距离W市六十公里的地级市市区,他父母以前是干工程的,按照本地人的说法是个“揽子”,就是包工头。

    老宋老板刚开始的事业干得有声有色,他从一个小小的揽子逐步发展壮大成一家建筑公司经理,最辉煌的时候,手头有着一百多号人马,四五个工程。

    新世纪的头一个十年宋家就在老家买了大房,家里有两辆豪车,开一辆,扔一辆在车库吃灰。

    可惜好日子不长,商场有风险,入行须谨慎。很快,他就在经营上遇到困难,工程款收不回来,各项开支见天如流水一般外泻,最后不得不遗憾破产退出江湖。

    老爹大约心情抑郁所致,罹患重病留下一大堆债务撒手人寰

    有鉴于父亲的人生经历,宋轻云做事一向求稳。大学毕业同学们都意气风发去一线城市,欲要大展拳脚,成就理想。他却偏偏去参加公考,还真让他给考上了,成为前进街道的普通公务员,上班族一枚。

    平日里两点一线,跟着领导和同事在街道检查卫生、安全,为群众服务,有点累,。虽然杂事慎多,有的时候也让人烦心,好歹稳定体面没,而且挺好玩的。

    就在今年刚过完年,母后大人突然开了一辆豪车莅临,将一个房本拍在宋轻云面前,下最后通牒,说她已经在本市给他全款购入一套价值三百万的别墅,另外,这辆车就是奖励他的通勤车。当然,也不是没有条件。

    “宋轻云同志,你妈妈希望你能够在一年之内解决个人问题。否则,收回房子和车子。”

    看到珠光宝气雍容华贵的母后大人,宋轻云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上下端详着娘亲:“老黄同志,你是不是再婚了,这是在给我搞突然袭击啊?你单身这么多年,想要找个伴,我这个做儿子的能够理解,也支持。可组织一个家庭,关键是要看对方的人品和道德,人好比什么都好,有情饮水饱嘛……哎哟,你怎么打人了,还讲不讲道理?”

    老娘开骂:“你这小兔崽子说什么呢,以为你妈我是在傍大款,我是那种人吗?”

    “不是,不像。”宋轻云笑嘻嘻地摸着被打疼的肩膀,还在不住拿眼睛看母亲。

    老娘长得胖,还丑,霸道总裁究竟看上她什么了,真是眼瞎。

    母子俩说笑了半天,宋轻云妈妈才告诉他实情。

    原来,当年宋轻云父亲在世的时候在南方某地承建了一个楼盘,恰好碰到当地房地产爆累。甲方实在没钱付工程款,就把一栋七层烂尾楼抵给了他。

    那楼盘位于荒郊野岭,平时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就这么砸老宋手里,搞不好要砸一辈子。

    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事宋轻云母子都不放在心上。只记得在遥远的南方某山区农业县自家还有一栋楼,现在大约已经长满了草。

    世上的事真是谁也说不清,就在去年,当地要开发一个旅游项目,把他家的楼给征收了,拆迁款达惊人的九位数。

    这个时候,宋轻云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当公务员了,假如当初公考的时候自己的状态不是那么好,面试的时候表现得不是那么精明强干,自己现在应该在老家当富二代。

    睡觉睡到自然醒,漫随天边云舒云卷,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八二年拉菲喝一杯倒一杯,妹子见一个爱一个,却口口声声说平日只爱打熬气力,对于爱情丝毫不放在心上。

    无聊的时候开车跑跑川藏线,洗涤一下被物欲玷污的心灵。

    美气!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