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 IF(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因为大学在东京,刚去的时候也不清楚住的位置能不能养猫,仁王雅治没有把这只猫带走。之后回来一看,这猫即使没有他投喂,在学校里也混得不错,俨然一副猫老大的气场,仁王雅治彻底打消了圈养它的想法。

    这次和网球部的那群人约好返校看看,他也顺带看看那只猫大王,中庭那片草地是他上学时候爱去的位置,这里仿佛时空凝结毫无变化,可意外的是,他在长凳上发现了黑桐郁。

    天色不算早了,夕阳西沉,天边一片火烧云。银发少女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长椅上,看那只越来越胖的三花猫啃着罐头。

    仁王雅治的手插在裤袋里,姿态很闲适,他没有出声,可他感觉一开口,就会扎破了虚幻了泡泡,啪地破碎掉的同时,眼前的人也不见了。

    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一会,仁王注意到黑桐穿着立海大附属高中部的校服,和三年前一样,还是少女的模样。

    黑桐郁还是高中生。

    本来应该是非常离奇的事情,但似乎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他都能全盘接受。

    想说的话,从“终于又见面了”,到简单的一个“哟”,最后被删得一个字都不剩,开口的第一句话送给了那只飞奔而来的蠢猫。

    它拖着胖胖的肚腩脚步状似轻快地跑过来,用毛茸茸的脸蹭了蹭他的裤腿,显然很高兴。

    仁王其实也挺高兴的,不论是见到猫还是见到黑桐,他一把把那只胖猫抱起来,用余光看了几眼黑桐。银发少女露出微笑,但从神态到动作,都十分平静,几乎平淡,好像分开和相遇这样如此反复,对她而言这只是“日常”的一部分。

    仁王忽然觉得,男人也都是一群傻白甜的生物。

    之前黑桐离开一次、两次,那么势必意味着还有第三次。

    也许要像放羊的孩子那样,消耗掉所有人的耐心后,一切的幻觉才会成真。

    两人像多年不见的旧友,不过分亲密也不生疏冷淡地叙旧着,之后仁王被前队友们催着离开,刚走了没多远,收到了因天气取消的花火大会再开的消息。

    黑桐的两次离开,都和烟花扯上了点关系,尤其是高二在大阪的冬天,牢牢握住的手就这样凭空消失掉,这样的感觉仁王觉得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这些年几乎对花火大会有心理阴影了,不去想起来的最好办法,就是不去看。

    看个花火大会的时间,他想黑桐还是有点的,只是再去看个花火大会有什么意义呢?

    他愣在原地的时候,黑桐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背着书包赶上了他。没有想到以他的脚程还没走远,黑桐不禁问到:“怎么了?”

    仁王扒了扒头发,没有看她,只是说:“啊,丸井和我发消息,说之前取消的花火大会再开了,大家准备一起去看来着。”

    黑桐微窒一秒,却很快反应道:“诶,没想到你们网球部那群人,毕业了关系也挺好的啊。”

    “毕竟青春都献给网球了,怎么想都是一个大写的‘惨’吧,你就别落井下石了。”

    仁王把手机又揣回口袋,继续笑着插科打诨,说些有的没有的。

    两人一起走了一段,很快就看到了校门口,曾经熟悉的那群网球部的少年们聚集在校门口,显然就等仁王雅治一个。

    仁王的脚步倏地停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