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沈盛番外(四)结局篇

    盛千薇回来的那天,沈星洲开车送她到机场,中途林娇跟沈星洲又闹了一场别扭,在高架上硬逼着沈星洲停车,最后自己打车回了家,沈星洲气得不行,盛千薇也不太敢跟他搭话。

    直到下车的时候,沈星洲拎过她的包,对她说了句:“帮我从后排抽包烟。”

    盛千薇乖乖照做。

    机场里人多,沈星洲拎着她的黑色双肩包在人流中大步流星地走,盛千薇则悄悄跟在他身后,望着他高大的背影,她心想啊:他到底有多喜欢林娇呢?

    胡同说他为了林娇跟家里闹了很多次,可就光这两天,盛千薇就见过不少次他跟林娇吵架,林娇一直在哭,沈星洲就坐在一旁不说话,紧皱着眉头玩着手机游戏,说他不喜欢么,盛千薇不小心撞见过他亲林娇的样子,不曾想过,不耐烦的他,其实私下里也有柔情。

    下山的那天,林娇一路哭不停,沈星洲忽然半路停下车,把人拉下车,林娇就被他拉进一条小巷子里。

    天真的盛千薇还有点担心林娇会不会被打,毕竟当时,沈星洲的表情是多么的不耐烦,大概过了十分钟,胡同也等的有点着急起来了,跟盛千薇一起下车去找他们俩,然后就在小巷子的转角,看见林娇被沈星洲按在墙上亲。

    毕竟那时还是高三,胡同眼疾手快,立马伸手挡住她的眼睛,然后拉着她快步走了。

    原来,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他们也曾如此亲密。

    登机前,沈星洲把包交给她,说了句:“一路顺风。”

    不等她回话,他就转身走了,他走得急,甚至忘了自己的烟还在她手上。

    这应该是那一年里,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盛千薇后来总是无数次回想,如果那天在机场里,她再勇敢点,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一点,转念一想又不对,那时他还有林娇,他还有女朋友。

    ————————————

    松弛的八月过去之后,高三的生活就紧锣密鼓地来了。

    盛千薇成绩不算太好,唯独对数理化感兴趣的,特别是数学很拔尖,语文偏弱项。当初文理分班的时候家里的人也都极度反对,认为女孩子读读文科专业就好了,以后好找工作,更何况像盛千薇这样家底子厚的。谁料,她偏偏选了理科,她向来自我惯了,谁知道呢,上了高二以后,数学老师特别喜欢盛千薇,还把她推荐给数学竞赛组,训练一年后,在高三上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还拿了竞赛二等奖。

    这事儿可把盛父盛母高兴坏了,好歹也有一样拔尖的,虽然跟别家女孩子有点不一样,但这可比很多男孩儿都强多了,加上数学老师经常在盛千薇父母面前夸她,可算把这文理科的事儿给掀过去了。

    胡同就是那张竞赛的合影里发现一点儿不对的苗头,立马就拿着手机给沈星洲看,“哎,洲哥,你帮我看看。”

    沈星洲跟个二大爷似的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有些懒洋洋地:“怎么了?”

    胡同盯着手里的照片,“这是薇哥不?你看她头发……”

    沈星洲淡淡往这边瞟了眼,嗬了声,“嗯,头发长了。”

    胡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照片里的盛千薇,小姑娘脸本就小,五官秀气精致,在一帮歪瓜裂枣的竟然意外秀气,加上及肩的长发,乖顺的垂在耳边,已然不是从前那个假小子,这么一看,竟然还有些好看,胡同有些不可置信,喃喃道:“这丫的受什么刺激了?”

    沈星洲毫不留情拆穿他,“你不是一直挺希望她留长发么,怎么,人家顺了你的心意,你还矫情啥?”

    胡同冷不丁打了个激灵,“洲哥,你什么意思?”

    沈星洲盯着手里的游戏,“这不很明显么?还要我说多清楚?”

    “……”

    胡同涨红着脸,磕磕巴巴道:“你是说,薇哥喜欢我?”

    “嗯哼,自己领会。”

    说完,他起身离开,留胡同一个人在原地,怀疑人生,“不能够啊……薇哥喜欢我……真喜欢我?”

    ————————————

    高三的生活比较枯燥,除了卷子,竞赛,就是考试,还有排名。

    不过也还好,正因为这样的生活严密,压得她快喘不上起来,才没有功夫去想些有的没的,盛千薇整一年都没去想沈星洲,就连胡同来看她,都只匆匆见了两面,就被爸妈拎回家做卷子去了。

    那天是盛千薇的生日。

    胡同亲自来北浔给她惊喜,反倒给了他自己好大一惊喜,自从上次暑假一别之后,已经过了八个月,盛千薇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胸口的位置。

    她把长发全部扎成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朝着胡同跑过去的时候,后头的马尾一甩一甩的,加上她五官精致,完全变成了少女。

    大概是两人太久没见了,盛千薇看见他还是有些惊喜的,小脸儿跑得红扑扑的,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喘着大气问:“你怎么来了?”

    胡同竟然一时瞧怔了,不知该怎么开口。

    小姑娘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胡同?傻了?”

    胡同这才回神,尴尬地挠挠后脑勺,“你怎么养长头发了?”

    盛千薇笑了下,“好看吗?”

    那瞬间,胡同觉得盛千薇变了好多,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很多,不过这种尴尬也就持续了几秒,两人毕竟太熟,几秒适应之后,相处模式又回到了从前,“好看是好看,不过还是以前的薇哥有特点。哎……我说你怎么一下子变化这么大,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盛千薇没说话,别开眼,“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胡同立马抓住她闪躲的眼神,“等等,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你不会是真谈恋爱了吧?薇哥,你这可使不得啊,现在是高三的阶段,人生中最重要的阶段,你可别干些什么出格的事儿……我跟你说……”

    盛千薇朝他翻了一眼,“闭嘴吧,你还操心起我来了,就你那点成绩,你还好意思□□的心,每天都是竞赛训练,我有那闲工夫?”

    胡同嘿嘿一笑,一颗心塞回肚子里,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说完,从包里拎出俩个精心包装的盒子递给她,“礼物,收好。”

    “难为你还专门跑一趟。”盛千薇狐疑盯着手里的两个盒子,道:“怎么有两个?”

    胡同:“还有一个是洲哥的,他听说我要过来,就顺手让我带过来给你的。”

    盛千薇不说话,低头盯着手里的盒子。

    胡同上前辨认了一下,“蓝色这个是我的,红色这个是洲哥。”

    盛千薇抿了下唇,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淡淡道:“沈星洲最近怎么样?”

    “瞒着家里弄了个游戏公司,还挺大的,赚了不少,不过这都是暂时的,反正老爷子以后不让他干这行的,有钱子弟就玩玩票,也就这几年了,不出几年,老爷子肯定让他回去接家业去,沈家的独苗,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诶,舒坦日子也不剩多少了,我听说老爷子已经再给他安排相亲了。”

    盛千薇不动声色,“他跟林娇……”

    胡同:“早分了,林娇姐就是太作了,洲哥提了分手,不过也没亏待她,听说洲哥推荐她去拍电影了,挺大一片子,都是大咖,到时候上影,我请你去看。”

    “不去,我还要考试。”盛千薇说,“他才22吧,现在就去相亲了,是不是早了点?”

    胡同竖着一根食指,左右晃了晃,“书上说,如果我们想在30岁之前生一个小孩,那我们最迟27岁就要结婚,这样婚后还能享受三年的二人世界,那我们至少得谈恋爱三年吧?彼此深入了解才能结婚吧?那我们24岁至少得遇上这个人吧?22岁开始物色真是一点儿都不晚。”

    盛千薇轻哧了一下,讥讽道:“那你现在就可以从你的同学里物色,纯净无污染,比如小姐?”

    胡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谁?”

    盛千薇砸砸嘴,这算是她跟沈星洲的之间的秘密?

    “没,你什么时候回去?”她忙撇开话题。

    胡同想了想说,“等会就走,我就过来给你送个东西……顺便来……看看你。”

    胡同说这话时,心里还有些犹豫,他总觉得,自己跟盛千薇之间,仿佛隔着一层透明的薄膜,他能清楚的看见她,有棱有角,他对她十分熟悉,可两人又仿佛从来没有真正的靠近过,比如,他从来不知道盛千薇心里在想些什么,就像沈星洲说的,盛千薇可能喜欢他,只是羞于表达,他有时候觉得是吧,可有时候又觉得不像那么回事儿。

    胡同心里是纠结的,不过好在,高考临近,两人都没有心思再去想写别的。

    盛千薇带他去吃了一顿饭,是她最喜欢的肯德基。

    那个年纪肯德基算是他们的“高消费”品,虽然这在他俩眼里根本不算啥。

    北浔市中心的肯德基店永远人满为患,盛千薇去点吃的被胡同拉住,牢牢地按在椅子上,“哪有让女生付钱的道理。”

    “你来看我,当然是我请你吃了。”

    胡同没理她,径自去点东西,等他端着餐盘回来,往盛千薇面前一推,“吃吧。”

    盛千薇挑了包薯片。

    见她连最爱的鸡翅都没挑,胡同以为她不好意思,“连吃相都斯文了,憋装了,咱们俩谁跟谁啊,你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吗?”

    盛千薇无所谓的笑了下,“你清楚,你最清楚了。”

    胡同:“你大学准备在哪儿上啊?就你这成绩应该有不少学校能选吧?想好了没,要去哪儿?”

    盛千薇:“随意。”

    胡同眼前一亮,“我这成绩肯定上不了你们那儿的大学了,要不你考我们雅江来吧,雅江的a大也是国内有名的。不过洲哥说,你可以考北浔的普二。”

    盛千薇忽然一愣,“沈星洲?”

    胡同点头,“对啊。”

    随后,她状似不经意地弯了下嘴角:“他怎么说的?”

    胡同歪着脑袋,仔细回忆,“洲哥说……你数学好,可以上普二的数学系,普二的数学系是国内所有名校里排名前三的,按照你的程度,考个普二应该没问题,还记得锦程哥不?锦程哥就是普二数学系的。不过他是保送的。”

    林锦程算是普二知名的人物。

    胡同试探地问:“你打算过没?考哪所?”

    盛千薇晃了晃脑地啊,“还没,随便吧,雅江也不错啊。”

    至少能离他近一点。

    胡同心里一喜,“真的?那咱们可就说好了!”

    盛千薇有些奇怪地望着他,说好啥了?

    胡同自顾自一乐,生怕她又反悔,“就雅江吧,咱们离得近。”

    盛千薇笑了下,不答。

    胡同离开的时候,还在车上跟她一个劲儿的挥着手,小脸儿洋溢着幸福的光,比平时的亮,仿佛说定了什么重要的大事儿,那时的盛千薇还没明白呢,胡同这丫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总觉得那天的胡同乐滋滋地跟在地上捡了五百大洋似的,哦不,是比那还要高兴上好几倍。

    剩下的日子过的飞快,盛千薇在不断的考试跟竞赛中度过,书房里的小橱柜已经成了她的个人奖杯奖状展览区,一溜溜儿的全是数学竞赛拿下的奖杯,竞赛老师不断造访,不停做着盛千薇的工作,希望她的专业能考数学方面靠。

    盛千薇父母对此倒是也很看好,但是多少还有有些犹豫,毕竟这是费脑又费神的工作,以后要参加这方面的科研,搞不好一年都见不上几次面,毕竟还是个女孩儿,家里也不指望她赚钱,父母的愿望还是希望她能选择轻松的专业以后好找工作。

    老师极力做着盛千薇的思想工作。

    那时的小女孩对未来的根本没有什么概念,什么工作什么科研,在她来说,都不如当前的一道题来得实际。

    转折发生在高考前最后一场模拟考结束后,盛千薇逛街的时候遇上了林锦程,他跟一个年近四十,带着一黑色的框镜的男人喝完咖啡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街对面的盛千薇。

    林锦程低头礼貌地跟男人道完别,转身朝盛千薇这边跑来。

    其实两人真不熟,盛千薇甚至在脑海里搜索了好几遍,才想起他叫什么名字,可他却一眼就认出她了。

    “小姑娘,在这干嘛呢?”

    盛千薇淡笑,“逛街。”

    林锦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走吧,我请你吃东西。”

    两人找了家附近的奶茶铺坐下,两人太久没见,之前也仅仅只有一面之缘,这样的会面让盛千薇倒是有点尴尬,林锦程倒是很自在,坐在她对面,惬意地靠在沙发上审视她。

    “怎么忽然把头发养长了?”

    “时间紧,任务重,懒得剪。”

    林锦程发笑,“嗯,这样好看,像个姑娘。”

    盛千薇低头抿咖啡,“我还得回去赶作业……”

    林锦程仰头大笑,“你还是短发的时候看上去爽利一些,这么看上去,就一普通小姑娘。”

    盛千薇不满,“我本来就是普通小姑娘。”

    林锦程又笑看她半会儿,继续说:“我听胡同说你想考雅江的大学?”

    “怎么?”

    他人往前倾了倾,手指在桌面上无意识的拍打,“有没有考虑过考普二?”

    “……”

    林锦程不二话,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数学那么好,普二的数学系真的很适合你,知道刚刚那是谁么?普二的数学系杨教授,正在研究一个密码科研项目,如果你来,我推荐你进杨教授的科研室。”

    盛千薇对数学并没有什么灼热的爱好,她更多爱的只是做出那道题时的成就感,仅此而已,所以林锦程说的话其实对她并没有多少的诱惑力。

    但杨教授这个人盛千薇是知道的,国内有名的数学博士,数学界比较有名的大概就是杨教授的科研室了,那是许多名校大学生最渴望进入的实验室,也是目前国内最权威的数据库。

    盛千薇不说话。

    林锦程有足够的耐心,继续开导她。

    春日的午后,阳光慵懒的晒着,奶茶铺里都是嗡嗡嗡的说话声,墙上挂着小型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某年电竞比赛的转播,盛千薇的目光一瞬间就被吸引了。

    电视机里,带着口罩的少年,嘴角紧抿成一条直线,穿着大大的黑色羽绒服,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椅子上,眼神清冷,眉眼似剑,是pot。

    小姑娘怔怔地瞧了一会儿,冷不丁冒出一句,“有计算机系么?”

    林锦程第一遍没听清,“什么?”

    盛千薇又重复了一遍,“计算机系。”

    这回听清楚了,林锦程有些诧异,“你想考计算机系?”

    盛千薇没说话,冷不丁又冒出一句,“你玩过小霸王么?”

    林锦程被眼前这小姑娘三五不着两的话给彻底弄懵了,“你是说小霸王游戏机么?就是那种类似拳王争霸的小霸王游戏机?”

    盛千薇一点头。

    林锦程一笑,“玩过啊,小时候我还拿你洲哥的游戏机玩过呢,不过那小子可真傻,一直玩不过那关,还不让别人帮忙,谁要帮忙还跟你急。”

    “谢谢你,锦程哥。”盛千薇愣了一瞬,旋即忽然张口,嫣然一笑,林锦程居然一下就被她笑懵了,腼腆了抿唇笑了一下,“没几天了,好好休息,看书别太猛了,考试就平常心,最后,不管你考哪所大学,我都祝你前程似锦。”

    不管前程似不似锦,至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

    剩下的日子过得就跟流水似的,盛千薇考完最后一门课,第二天出国旅游了一个月,直到成绩放榜前一天才回来。

    她除了语文,其他都发挥稳定,同桌拎着他有点可怜的成绩单跟盛千薇抱怨,“我要是能跟你一样就好了。”

    盛千薇托着下巴,低头看着自己的成绩单,狐疑道:“你怎么了?”

    同桌整个人趴在桌子上,有些惆怅的叹着气,“我考砸了,跟他考不到一个大学,也许还得异地。”

    盛千薇知道同桌说的是谁,也认识隔壁班那个戴着眼镜小小乖巧的男生,每次来她们班的时候,都会拎两瓶奶茶,一瓶给同桌,一瓶拿来贿赂她。男生成绩好,同桌吊车尾上个三本,男生求她平时多帮帮同桌。

    盛千薇凑过去看了眼她的成绩单,还真是。“你怎么办?”

    女生痛苦的捂着眼睛,“不知道,他估计要骂死我了,其实那些题目我都会的,可我不知道,当时怎么就做错了。”

    盛千薇不太会安慰人,正焦灼地时候,看见门口小男生正探着头,她站起来,走出去,“你进去看看吧,我的位置给你坐会儿,我去班主任那里拿张志愿表。”

    小男生感激地冲她点点头。

    盛千薇回头看了眼,同桌满眼泪花,她索性就在办公室填完了志愿单直接交给班主任,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数学老师叫住她,盛千薇心里叹息一声,转过去,深深地冲他鞠了一躬,“老师,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真的真的决定好了。”

    数学老师半百的年纪,耳鬓已经半白,长叹一声,“你这小丫头,我又没说志愿的事,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是你自己的事,你想做什么,老师难道还拦着你不成,我叫住你,只是想问问你,要走了,也不跟老师过来道个别,这一走,以后可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嘞……”

    盛千薇忽然就红了眼,这三年,真的在这里付出了太多了。

    “老师,您保重啊。”

    走出校园的时候,盛千薇回头再看了一眼。

    恢弘大气的校门,一如多年前,她背着书包,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如今一回头,已是三年。

    其实她现在已经很少再想起沈星洲了。

    年少时的幻想,其实都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沉寂下去,无论是对谁来说,就好像电影里,杨静曾对骆嘉阳说过的那样。

    “我对你的爱,起于幻想,止于幻想。”

    有些人,看一眼,就知道对方不合适,从小到大,她对爱情没抱太大期望,她也曾想过一辈子不结婚,就算是喜欢,她能分辨出,自己对于沈星洲的喜欢,还是源自于,青春期那点躁动,荷尔蒙的分泌。

    志愿填完的第三天,胡同家里办升学宴。

    盛千薇穿好衣服,扎好头号,乖巧地站在门口等林锦程来接她。

    林锦程姗姗来迟,盛千薇礼貌依旧,上车,绑好安全带,林锦程安安静静地审视着她,“哎哟,几个月不见,又长大一点儿了。”

    “九月就上大学了,林师兄,到时候还麻烦你多多指教。”

    林锦程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什么意思?”

    “我报了普二。不过不是数学系,是计算机系。”

    “……”林锦程一时没说出话来。

    “不欢迎?”盛千薇皱眉。

    林锦程立马回过神来,“当然欢迎啊,作为师兄我当然欢迎,就是你怎么会报计算机系?”

    “喜欢呗,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事儿吗?”

    “那可多了。”

    林锦程几乎说了一路,把院里几个有名的教授都给点了一遍,以及所有大学的生活攻略全部都给她捋了一遍,“二食堂的饭真的出奇的难吃,建议你看见了绕道,选修课的时候千万别选影视鉴赏,你见过让人写一万字读后感的老师吗?还不让人百度,复制粘贴的一律挂挡。”

    见到胡同的时候,两人还在有说有笑的说着,胡同正在门口等,见他们俩过来,忙迎过来,“锦程哥,你们聊什么呢?”

    林锦程笑了下:“在说我们学校的事儿呢。”

    胡同也没注意听,上头就去摸盛千薇的头发,“几个月不见,你头发又长了诶!”

    盛千薇白了他一眼,“又不是你,从小学开始就不长个儿。”

    胡同难得没跟她计较,还乐颠颠地跟在她屁股后头,“怎么样?听说你一考完就飞非洲了?怎么也没见你晒黑呀?”

    林锦程揉了一把胡同的头,“行了,别瞎聊了,星洲呢?”

    胡同啊了声,“出去了,买烟去了,等会就回来,你们先进去坐。”

    三人迈进大院,大厅里的沙发上坐着一小姑娘。

    胡同忙介绍:“我们班班花,宋矜,你们见过的。”

    盛千薇认了一会儿,才认出,哦,是小姐。

    升学宴在晚上才举行,下午的时候,盛千薇被胡同拉着打了一会儿牌,牌局是原先就攒好的,之前似乎有人在玩过,中场休息了,连东西都没收好,钱包跟手机还丢在桌上,盛千薇被胡同随便按在一个位置上,又随便林锦程跟班花坐下。

    宋矜扫了盛千薇两眼,“姐姐,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胡同哈哈拍桌大笑,“薇哥比你还小俩月呢!你这张口就叫人姐姐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宋矜娇俏地瞪了胡同一眼,“你还叫人哥呢!叫姐姐是敬称,你懂不懂!”

    胡同丝毫不给面子,“行了,你就别装嫩了。”

    宋矜气急,最后还是林锦程出口打圆场:“行了,你跟小姑娘拌嘴,有没有风度?”

    牌桌上好一阵热闹,以致盛千薇根本没察觉自己身后站了一人,直到面前伸过一双修长、骨节分明的双手,从自己的面前把皮夹和手机抽走,盛千薇才下意识抬头一看,就撞进一双清冷的双眼,眉骨清晰,眉峰凌厉又干净,额间的碎发细碎的垂着。

    面对蓦然闯进的这张脸,盛千薇怔楞了片刻,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占了他的牌桌位置,下意识要站起来还给他的时候,被人一把按住。

    嗓音清淡,没有任何情绪,“你玩吧,输了算我的。”

    宋矜忍不住搭腔,“洲哥,那我输了也算你的吗?”

    沈星洲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