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5章 假如婶婶被攻略 三日月篇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预警:今天开始放飞自我, 如果涉及到CP剧情, 请自动想象N年之后历经千劫万险后终于抱得美人归的流程, 然后所有番外都有机率会发生为了强行剧情而逻辑死这种情况,更不排除OOC!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我放飞自我了,但还是先给大家排个雷啥保个险。『樂『文『小『说|接下来, 是你们要的爷爷CP。】

    春日芳菲, 鸟语花香。

    本丸里正值樱色纷飞的季节,晨曦的光芒轻柔地洒在这片土地上, 将本就鲜活的庭院风光镀上了一层暖色。

    “呼啊——!”

    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信浓一手拄着扫帚,一手揉了揉眼睛,明显睡不够系列。

    “昨晚又通宵玩手机了吧?”在旁边一起负责打扫的笑面青江一语道破天机。

    信浓顿时一个机灵, 讪笑着挠挠头:“青江桑, 要保密,千万别跟大将说哦。我的单机还没通关呢。”

    “没事,反正我晚上寂寞了也会看些小电影。”对方一脸无谓地说出了很了不得的话,然后转头看他一眼, “你真以为主公不知道吗?不,她什么都知道。”

    红发的短刀少年顿时僵了脸色:“难,难道说大将晚上有偷偷来查房?”对于大将来查房还不让他们发现他是一点也没怀疑,对方绝对办得到。

    “不用这么麻烦,看一下你们第二天的气色就知道了。”抱着一箩筐在地里新采收的蔬果从这里路过,药研凉凉地在旁边补了一刀。

    “诶!?”信浓的头皮都炸了。

    “所以说让你们收敛一点啊,别让大将真的腾出手收拾你们。”丢下这句警告的刀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呵呵呵,不愧是药研啊。”青江歪着扫帚在旁边笑。

    “这是笑的时候吗!被骂就惨了!”信浓忍不住向他吐槽,枉他还以为一直在大将心里是个表现很乖的小孩子,想不到早就被看穿了……

    “没事没事,别担心。”青江晃了晃手,“主公现在可没功夫管这点小事,只要我们工作没出差错她不会理会的。最近出了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啊!你是说……”信浓终于也想起来这几天发生的意外,然后脸色迅速沉下来,“不要脸的三日月!”

    “也不能这么说。”青江捏着下巴笑得怪异,“人家的要求合情合理呀。”

    这大概要从前天说起,三日月跟随主君去现世完成一桩委托,回来后他就挂彩了,伤得不轻不重,就是治疗麻烦了点,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治好。因为这是保护主公受的伤,并且除了主公外没人能治,这把天下五剑在主公问他要什么补偿时直接说希望主公能照顾他到痊愈。

    然后嘛……

    檐廊的拐角处走出了一位和服丽人,眉眼如画却面色清冷,总是挺直的脊背让她秀美的身姿透着几分凛然,春风拂过她乌墨的发丝,阳光轻洒,又为丽人披上了一层暖色的纱衣,让她原本有些肃冷的气势一下子柔和起来,如云端之花高远清艳,又仿佛密林湖泊静美无双。她的手中正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几只瓶瓶罐罐,目不斜视在他们的注目中走了过去。

    主公/大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即便朝夕相处多年,附丧神们依然会时不时冒出这个念头。

    …………

    “用药了。”

    踏入已经拉开的樟子门,绕过半道屏风,审神者将托盘搁在了一旁的矮几上,屏风后的不远处,某个正受伤养病的爷爷刀已经早早从被褥中坐起身,明显已经在等着对方过来。

    “麻烦主公了。”三日月微笑着道谢。

    穿着白色睡衣的附丧神因为患中而苍白虚弱的俊秀面容温雅中透着一股柔弱的美,看到女子从托盘里拿起一只罐子向这边走来,他掀开被褥由卧坐改成了跪坐,然后十分自然地解开自己的腰带,拉开衣襟,露出光祼的上半身。

    附丧神的皮肤白皙,肌肉线条流畅优美,和那些喜爱锻炼的健美先生相比是差了不少,但绝对称得上赏心悦目——这是一具漂亮且不失气概的男性身体,但从左胸一直延伸到胁下的血肉豁口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伤口虽然没有流血,但也没有愈合,血肉翻腾间有黑暗的气息丝丝缕缕纠缠在那里。

    这样可怖的伤口迟迟没有愈合,当事刀却能没事人般笑得云淡风轻,不知该说是心大还是迟钝。

    “什么时候你穿出阵服也能这么利索就好了。”对眼前可以让多数女性脸红心跳的优美身躯视而不见,审神者先是吐槽了某把老刀一句,也在他面前跪坐下来,低头拧开手里的罐子。

    “这可真是为难老头子我了。”太刀的附丧神哈哈一笑,“如果没人帮忙自己来的话,可是很吃力的呀。”

    就他那一身在审神者眼中好看多于实用还繁复得很的出阵服,审神者不想过多评价什么,只低头看手中的圆罐,盖子被拧开后,淡淡的清爽药味从里面透出来,只是香气就让三日月不由精神一振,里面是绿莹莹的膏体状,透明的碧色看着就知是非凡之物。

    审神者先净了净手,从药罐里挖出一块,开始就着眼前的伤口一点点抹进去。冰凉的药膏初一接触肌肤时,对方本能地一颤,并不是被冻的,而是药中含着的净化之力在清除伤口中的污秽之气时对伤患本身而言,并不好受。

    涂药的那只柔软纤手不知何时从指尖微放出了灵力,原本虽然极力隐忍却轻颤不止的身躯渐渐放松了紧绷的肌肉。昨天就试过那种钻心滋味的三日月对今天忽然换了上药体验的情况先是微微诧异,随后不由露出了然的微笑,目光温柔地看着女子认真上药的眉眼。

    温软的手指动作快速而小心地给伤口一点点抹上药膏,所过之处,伤口中蕴藏的黑色又淡去了大半,只要去掉那层污秽,这点外伤只需要普通的手入很快就能好。

    “好了。明天再涂一次,伤口就能痊愈了。”收起药罐,审神者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

    那边的附丧神有些遗憾地默默穿好衣服,主公的上药手法真是精准,除了伤口真是一点多余的便宜都不占。

    审神者又从托盘里拿来一杯特制的露水和两颗白色的药丸,直接递给他:“内服,都用了。”

    真是冷淡的照顾啊,从昨天到现在虽然真的是在认真履行义务,却连一句嘘寒问暖都没有。

    三日月依言接下,很痛快地就着露水服了药,用完之后他脸色纠结。

    “怎么了?”他纠结的表情过于明显,让审神者想起昨天他喝药时也是这副表情。

    “苦。”对方以袖掩唇,用略带委屈的语气和表情看着她。

    审神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我知道了。”接着她收拾好东西,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