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江南好 第一章 繁华盛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初春二月,清晨的扬州,太阳像一位披着薄纱还没睡醒的年轻少女,笼罩在一片苍茫的雾霭中,氤氤氲氲,朦朦胧胧,多彩绚烂,那秀美的轮廓让人不禁产生意欲一睹芳容的冲动。

    片刻,朝阳终于挣脱了云海的束缚,喷薄而出,霎时,万道霞光沐浴着大地,如同晶莹的珍珠熠熠生辉,就像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夜明珠,冉冉而升的太阳光芒万丈,飘然洒落,将积雪悄然融化,化做清澈透明的雪水,静静地流淌,化作片片雾气。

    楼榭房舍在缥缥缈缈的雾气中忽隐忽现,恰似海市蜃楼,静谧的晨曦里,公鸡司晨的啼音打破了沉寂,阵阵悠扬的梵声似从远处飘来,提醒着还在衾窝中的人们,一天之计已然开始,须臾,袅袅炊烟拌着慵懒的空气弥散。

    不久之后,城中市门中开,窸窸窣窣的动静不绝于耳,慢慢地,各种吆喝响彻上空,临河桥畔,栏门移去,停泊一夜的大船、小船争先恐后驶来,交织如梭,才过栏门,又要小心翼翼地避开与迎面来的船只碰撞,在船头的篙手不停地向掌橹声发出警告或口令,相互呵责之声分外热闹。

    船只艰难进入城中,金色的朝霞象点点碎金洒落在停泊的小码头上,把河岸的早晨装点得格外妖娆,码头之上,早有人群等候多时,见到货物或亲朋好友,连忙挥舞招手呼喊,又掀起了一阵新的喧嚣。

    城南角落坊间,街道特别狭小,而宅第则厅堂深广,仪门精雕,一阵寒风呼啸,犹如刀锋割过,春寒料峭,反而要比冬季更加寒冷,丝丝缕缕的冷风掠过层层回廊,渗透门窗侵袭入房屋之内,寒气如霜,帷幕似乎也多了层薄薄润湿。

    清声咳嗽,难以承受湿寒之气,韩瑞从舒适的睡眠中悠悠醒来,眼睛依然紧闭,只是扯紧衾褥,蜷缩着身体,抵御寒冷。

    然而,门窗好像没有关牢,冰凉的气息不断涌来,在双足缭绕,像要刺入骨髓,而且披身的衾褥似乎也不够宽厚,身体丝毫没有感觉到温暖,同时,干涩冒火的喉咙、昏沉涨痛的额头也在提醒韩瑞,自己或许生病了。

    无可奈何似的,从卷得严实的衾褥中掀开一丝裂缝,伸出一只纤白细润,如同女子的手臂,习惯性朝身侧摸去,却扑了个空,仔细摸索片刻,韩瑞心中奇怪,惺忪睁眼,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为之错愕,忍不住伸手揉搓眼睛。

    却见四方草帘帷幕悬挂,从屋顶直落垂地,把卧睡的地方密合围封起来,如同一个独立的空间,惊愕半响,韩瑞支臂盘坐,衾褥圈围着身子,眨眼观望,发现身下是一片两三寸厚的草席子。

    怪不得总是感觉不舒服,明明是席梦思,却那么坚硬,还以为买了假冒伪劣产品,扭动腰身肩膀骨架,韩瑞暗暗嘟喃起来,皱眉思索,这里是什么地方?

    披衾站了起来,韩瑞推开帷帘,走了出去,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屋,除了几个矮小的案几之外,再无其他家具,门窗是用纱纸贴糊的,明媚的阳光洒落其上,投射了许多斑驳的光点进来,五彩斑斓,光芒绚丽。

    打量着房屋装饰,突然之间,韩瑞有种不妙感觉,恍然若失,不经意回首,目光落在角落的妆镜之上,模糊的人影闪现,初时并没有在意,忽而觉得有些不对,快步上前对镜细看,心中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镜面处显示的是一个清逸俊俏的少年,年约十五六岁,头发束在脑后,还有几分稚气的脸庞泛着苍白憔悴颜色,一双眼睛,有如墨玉一般,暗淡之中隐约蕴藏着光泽,目光呆滞迷离,却是没有丝毫的焦距。

    梦耶?下意识地,伸手触摸铜镜,却发现镜中影像动作如一,韩瑞惊骇难言,一觉醒来,居然换了模样,看情形起码年轻十岁,掐了下大腿,阵阵作痛,不像是在做梦。

    嘶,像是撕纸的声音,门扇轻轻挪动,门,开了,温暖的阳光立即倾泻了进来,照耀在韩瑞身上,风,也从外面钻了进来,透过门,可以看到庭院中垂下的绿柳枝条。

    杂乱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道阴影从门外投射到房间里,档住了部分的阳光,微眯起眼,韩瑞抬头望去。一个身穿褐色宽袖衣裳,头发束起,看起来年近四十岁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前,手里托着壶盏,气度飘逸从容,脸上轮廓分明,想必二十年前,也是个俊美男子吧。

    “郎君醒了。”

    这个时候,伴随着欣喜的声音,中年人脚跟微蹭,脱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