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三章 幽蓝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暗之中,半晌勾魂魔笛万伯当的声音才再次传来:“叶璎璃怎么了?......”

    何九重惊讶到有些结巴的声音传来:“老大......她可是......圣姑!”

    “什么圣姑......烨日教的圣姑,又不是我血羽神殿的圣姑,怕她作甚......”

    “我......”何九重一时语塞。

    叶璎璃一边与那些九霄皇觉殿的人打斗,一边听这二人的谈话,心中大概知道这三人是个什么秉性,那勾魂魔笛万伯当,应该是如今血羽神殿余孽之中当家的,在他们龟缩的哀牢山中,应该说一不二。那拿着镰刀的何九重,怕是胆子最小,无非是不横装横,瞎咋呼罢了。

    倒是那个使用暗红色短剑法宝的阴阳老道,从交手至今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叶璎璃知道,那阴阳老道其实最初并非血羽神殿的人,而是一魔道散修,自身实力也算不错,然而一个人在修真界混的太惨,如今几百岁了,就混了一件法宝,便是那红色短剑,那短剑的威力也不过泛泛,可他没钱没势,这短剑就已经让他当宝贝了。混到最后,实在走投无路,便去了哀牢山入伙。

    但是这阴阳老道只是受困于没有趁手的法宝,若是有一件好法宝,怕是这三人之中法力最高的了。

    阴阳老道修为驳杂,除了自身魔道修为,竟还多多少少会一些正派道家的吐纳法门,故而,魔为阴,正为阳,有了这阴阳老道的绰号。

    一则是他平素独来独往惯了,故而性格孤僻,少言寡语,二则,这老道能狼藉修真界这许多年,多少次在正道围捕之下逃生,心机也是颇为深沉。

    所以,表面上看,万伯当和何九重说的热闹,阴阳老道一语不发,实则,这阴阳老道隐在暗处,那暗红色血雾短剑又时隐时现,叶璎璃明白,十有八九,那阴阳老道在找一个突然袭击的时机。

    既然,那何九重胆小如鼠,倒不如再吓他一吓,吓走一个是一个。

    打定主语,叶璎璃冷笑道:“区区狗屁血羽神殿余孽的圣姑,我还不稀罕当呢,倒是何大镰刀,我从教里出来的时候,我爹爹烨日神君让我告诉你,过些日子去哀牢山找你讨几杯茶喝......”

    这一下,那黑暗之中的何九重可吓破了胆,将那怎么看怎么别扭的除草镰刀一收,扔下一句话道:“万老大,牛鼻子,你俩先顶着,我跑肚拉稀......”

    说完,也不管万伯当在后面如何呵斥,一转身,逃了个无影无踪。

    当然,这些事情,林逸之等人确实看不到的,他们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但黑暗之中漂浮的法宝突然少了一个,还有黑暗中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他们还是能猜出来个大概。

    林逸之的对手变为两人,顿感轻松不少。但耳边忽然传来叶璎璃的声音:“林逸之,莫要大意,这两个也不好对付。其实我最担心的倒不是这些人,你与这两人打斗,我和玄雨又对上了九霄皇觉殿的人,现在基本势均力敌,可是你有没有发现少了两个人!”

    林逸之闻言,心中一动,也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

    离甲和苏执!

    这两个人,只是在最开始之时说了几句话,从打斗拉开,便再也没有发现过两人的蛛丝马迹,就连方才何九重离开,苏执连挽留都没有挽留。

    这两个最危险的人,仿佛就这么凭空的消失在黑暗之中一般。

    便在此时,黑暗中一声整齐的呐喊,黄芒并举,九霄皇觉殿的杀手再次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

    叶璎璃冷叱一声,相思扣粉芒漫卷,和那暗中的杀手打在一处。

    林逸之来不及出言提醒,万伯当的黄色笛子在黑暗中划出一道弧线,再次扑向林逸之。

    速度之快,林逸之几乎来不及反应。顿时额头冷汗连连。

    危急间林逸之大吼一声,双手一震,整个人向上飘起,溶入赤霄仙剑翻腾的焰火之中。

    黄色笛子竟是丝毫不留余地,在半空中一个拐弯,从脚底又是冲了上来,不仅如此,那笛子忽然之间传出笛声,笛声由若变强,声音晦涩飘忽,难听无比。

    不过片刻之间,林逸之便觉的自己的三魂七魄似乎被那笛音勾了去,整个人恍惚无比,连手中的赤霄仙剑也觉着重了很多,不仅如此,林逸之觉着心口砰砰直跳,心脏似乎要蹦出来,体内气血上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

    “不要听他的笛音,专心和他们打!”南宫一金的声音颇有些焦急的传来,“这姓万的,就这点恶心,这也是为什么他叫勾魂魔笛!”林逸之心中一震,暗暗用离忧无极道抵御着万伯当魔笛对他的神魂攻击,单手催动赤霄仙剑,上下舞动,一时之间,焰芒沸腾,翻涌不息。

    他刚刚与这头顶上的魔笛相持不过片刻,忽听恶风不善,这才发觉不知何时,那一直不说话的阴阳老道,祭起了暗红色血雾短剑,从他的身下直刺而上。

    林逸之冷喝一声:“妖人,尔敢偷袭!”

    上有魔笛,下有短剑,林逸之全身微颤,再也不及多想,身子缩起,口中诵咒,赤霄仙剑猛然腾起冲天的火焰大,将他团团包住。

    两声几乎同时发出的巨响分别在林逸之头顶脚下响起,敌人两件法宝倒冲而回。赤霄仙剑在空中一阵颤抖,林逸之身体倒飞而回,大口喘息,心脏在那一刻几乎停止了跳动,那片刻幻觉之间,他几乎下意识地以为自己看到赤霄仙剑裂为碎片。

    不过幸好,这这赤霄仙剑毕竟是陆无羁年轻时的看家法宝,虽然被陆无羁搁置许久,但居然强硬之极,完好无损,倒是看那飞剑魔笛,光芒黯淡,多半受损。不过话虽如此,赤霄仙剑受此重击,腾起保护林逸之的火焰便也散了开去。

    林逸之顾不上许多,正要召回赤霄仙剑,忽然间肩头剧痛传来,半身乏力,脑海中一片空白。低下头去,他只看见胸肩处竟赫然冒出了一把暗红小剑,穿透而出,殷红鲜血喷涌不止。

    黑暗之中,阴阳老道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猴崽子,你以为我那短剑只有一把却不知它可幻化分身么?你方才抗下的不过是我短剑的分身,否则以你那点修为,怎么能同时挨两下法宝撞击,毫发无损!”。

    林逸之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更对阴阳老道的卑鄙无耻恨上了三分。

    林逸之低头见那短剑之上,原本暗红的颜色此刻竟似乎亮了起来,仿佛闻到了血腥味苏醒一般。

    他低低呻吟了一声,本想伸手拔开短剑,便在他低头之间,他忽然感觉自己对面不远的地方,一阵阴风拂过,林逸之以为阴阳老道又要偷袭,刚要弃这短剑不顾,召唤赤霄仙剑防身,便觉得后背蓦地一沉。肩头好像被一只手狠狠的抠住。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