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渡劫番外3第三章:孽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羞辱,绝对的羞辱。

    我扬起头对着凤长龇牙,表达着我的不满,显然凤长没有放在眼里,仍旧提着我的尾巴将我吊在半空中。

    四目相对,我决对能想象出自己眼里的怒火和不满。

    姑奶奶不是宠物,特别还是被凤长这厮当成了宠物。

    “师妹悟禅总该明白一个道理,尊师重道,师傅寿辰你总该要去的,不如就一起吧。”凤长跟本不问我的意见,像把着宠物一样将我搂在怀里。

    瞬间,我浑身的毛都乍了起来。

    我虽然欺软怕硬,可也是有点倔强脾气的,今日若被凤长当了宠物抱在怀里,那以后我就真没有脸混下去了。

    正当我愤力的为了挣回自己的尊严和面子时,远处飞来一朵祥云。

    祥云上还坐着一个大美男。

    就评判美人的标准来说,可从来都没有人比得过我的能力,咱们八十三个师兄弟,化成人形后可都是各有特色,不过眼前的这张脸像冰决的男子绝对比凤长这样‘纤弱’形的吸引我。

    所以外面那些传我为了凤长而伤情的流言绝对是没有说服力的,起码得让我这个当事人信服才行。

    “公子今年芳许?”我用自己最为风流潇洒的声音寻问,斜视四十五度抛了个媚眼。

    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的冰山美男被我的媚眼电到了,因为他的身子抖了抖。

    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你看到了开始,却没有料到结尾。

    正当我滚动脑子,怎么调戏一下眼前的美人时,一句话将我满脸的笑砸了个稀巴烂。

    “师姐,我是白泽。”

    天雷阵阵,眼前的冰山美男竟是那个当年被我搬着角的小羊,纵然我现在还是只狐狸的模样,也忍不住脸烫了起来,甚至有遁走的念头。

    当年师傅带我下山在三荒之地看不到一丝活气的地方,发现了一只小羊,我那时偏爱肉,看到了小羊双眼直冒绿光,仿佛已闻到了烤羊的味道。

    自然这些都是我想的,而且还没等我开口,那只小羊就哄了师傅喜欢上,成了我的八十二小师弟。

    这就是白泽。

    我猜那时白泽定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当着师傅的面亲切的抱着我叫我师姐,转过身不被师傅注意时就用冰冷的眼睛瞪着我。

    呀的,简直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欺负我这只只会‘吱吱’叫的狐狸。

    一路上我没少受白泽的欺负,谁让我还没有化成人形,哪里能比得过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童子可爱呢。

    又怪我平时里调皮,每次白泽惹下的祸也都推到了我的身上,我口不能言,只能背着那些黑锅。

    有一段日子,当着众人的面白泽很乖巧的在一只狐狸面前叫着师姐,像个乖孩子,可暗下里他就会捉住我的尾巴,让我大头冲下。

    直到在白泽到昆仑山的五万多年后,他突然长了一对翅膀出来,后又化成原形,师傅说这是白泽的本性,还要历万年的修练方可化成人形。

    老天有眼,定是白泽欺负我伤了天,才要历此一劫。

    从那以后,白泽一身羊毛都被我一夜间剪光,两只角上也时常的给他绑上花,白泽变成了笨拙的小羊,哪里有我这只狐狸灵活,只能忍受着被我欺负,一边又用可怜的目光求得众人的怜悯。

    三万年后,我化成了人形,白泽也化成了人形,不过我却是越过了童年直接化成了成人,而白泽仍旧是童子样。

    风水轮流转,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我与白泽的恩怨我可一直都记着呢,哪一次他将我的九条尾巴绑成了辫子,哪一次他将师傅的酒偷喝光让我背了黑锅,哪一次他把我偷看师兄弟们洗澡说了出去,一件一件可就差记下来了。

    明显白泽也记着我对他做过的那些,可终是在身高上占了优势,我可以当着众人的面故意揉捏他的脸,一边说着好可爱,看着他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直叫痛快。

    后来,我与凤长定了亲,再到出来,就一直没有见过白泽。

    近十万年不见,想不到当日被我不时拔裤子调戏一下的小童,如今已长成了俊美的少年。

    活了这十几万年,我虽做过无数的荒唐事,可却从来都没有这么丢脸过,白泽自报身份之后,明显一脸的嘲弄看着我。

    我承认有时我会有一点点花痴,可咱也能挺直了腰板承认咱不花心啊。

    有点水性,但不扬花。

    可看着白泽脸上的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堵气的不想解释,何况都这些年了,位分上我也是师姐,跟师弟计较,岂不是显得太没有胸襟。

    想起当年白泽可是在被我抹着头顶,捏着脸蛋,拔着裤子的岁月里成长起来的,这长辈坐的也到位,眼下还能丢人现眼不成?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做了一个决定,可这个决定又在下一刻后,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心念一动,我变成了人形,甚至还扬扬得意的抬手居高临下的拍拍白泽的头,看着他神情有一眨间的僵硬,我笑了。

    “原来是小师弟啊,几万年不见,到是长近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我这也算是搬回了一局。

    可惜,几万年不见,白泽这小子明显心眼多了,错愕也只是一瞬间,眨眼的功夫,他已似笑非笑的开了口,“彼皮彼此,师姐也是不减当年。”

    这话是褒还是贬那就得细细品品了。

    当年在白泽的眼里,我是一无事处,浑身上下挑不出一点好来,两人又是见面就眼红,就像天生的冤家一样,一句问好的话我们两个也能暗下云涌一翻,细细想来,他这话句那就是贬了。

    不减当年?

    当年唯一能让我在白泽面前抬不起头来的事就是在洞房夜凤长带着八十三师妹私奔了,按白泽和我之间的恩怨,他定会拿这件事来嘲弄我,好在那时定婚之后白泽就出去游历了,直到出事也没有回来。

    不过我被抛弃凤长带着八十三师妹私奔这事,四海八荒都传来了,九重天那里随便抓出一个小仙侍来,都能绘声绘色的言语一番,其中不乏我被抛弃后又念思凤长而躲进山洞的言语,白泽又岂会不知道。

    顺着白泽似笑非笑的目光,我将注意力移到了自己的身上,轰的一声,脑子似要炸开了般,本能的推开被我四手八脚的盘住的身子。

    老天爷的,怎么就忘记了先前是被凤长抱在怀里,变回人身之后,我这姿式就改成了手脚并齐的缠在凤长的身上。

    难怪白泽讥讽我‘不减当年’,这岂不是在暗示我还‘情深’凤长,偏凤长这小人两只胳膊自然的垂落身旁,我和他这姿式在外人眼里一看,那就是我缠住不放,人家又无奈的样子。

    爷爷的,先前不管不问的直接将我抱在怀里,这一有人,马上就装起清纯来了,恼怒的时候,看着一脸无辜站在那里的凤长,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就蹦出‘骚包’这两个字来。

    “变回了人身,大师兄也不说提醒我一声,我到忘记了不是原形被你强抱在怀里,好在看到的人是白师弟,不然岂不是让人多想。”我低着扯着衣襟,状似神态自己若的开口。

    眼前这一兽一鸟都不是好东西,虽不是仇人,可离仇人这两字也不远了,竟在他们前面出了丑,我暗骂自己蠢,就该挑个天黑月圆夜出门,这二人怎么也不会大半夜出来遛弯。

    不过相信刚刚的话,白泽该听明白了,我可是被凤长那只花俏的凤凰强硬抱在怀里的。

    “大师兄。”白泽似被我提醒,这才发现凤长。

    我扯了扯嘴角,敢情刚刚的解释白说了,人家跟本没有放在眼里,我怒。

    “师弟这是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我刚要准备开溜,凤长下一句话却将我迈出去的步子,硬生生的拦了下来,“我正有事要求师妹,再想着去昆仑山给师傅做寿,师弟也多年没有回昆仑山了,到不如一起吧。”

    有事求我?

    我心一紧,先前凤长可没有说这话,这厮看着一派温文尔雅又和煦的样子,可肚子里的坏水多着呢,我警惕的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