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章,得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得子

    “太后何必如此惺惺作态,”唐域终于忍不住站起,他上前几步,说:“你如今贵为太后,说的话为何那么不值当呢?”

    太后眉头微皱,她站起来,虽然看不见,但还是凭着感觉往唐域走去,她说:“阿域,你说什么?哀家的话为何不值当了?”

    “太后答应过我,这件事只针对芫太妃,不会危及洛家。”唐域说,看着太后站在自己面前,心里仍觉得害怕。

    太后笑,似乎是听到了一个什么天大的笑话,她一边笑一边摇头,说:“阿域啊阿域,你真是误会哀家了!”

    “对,是我误会你了。”唐域忍不住说:“是我误会太后是个守信之人,没有看清太后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啪。”

    准确无误的一个巴掌。

    太后激动到浑身发抖,她大声呵斥唐域:“休得胡说!”

    “那么太后告诉我,什么叫不是胡说?”唐域觉得脸火辣辣的疼,他抬手去碰嘴角,有血蹭到了手背上。

    “阿域,你觉得是哀家骗了你?”太后问。

    唐域点点头,后又意识到太后看不见,便咽了咽嘴里的血沫子,说:“不错。”

    “那你可知,哀家为何要骗你?”太后又问。

    唐域一愣,但他还没回答,太后便突然大声道:“因为你是个废物!”

    “你还小的时候,我就费劲心力把你带进皇宫。”太后摇摇头,一脸的轻蔑:“可是你看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闲散,还是一个王爷!”

    唐域苦笑,他争辩:“难道不是唐家的安排吗?废我前路,保唐府繁荣。”

    “你以为唐府的繁荣是因为你?”太后冷笑一声,她说:“若真的牺牲一个你可以换来唐府繁荣,就算牺牲一百个你,一千个你,哀家也不会觉得可惜!

    可是这繁荣,偏偏压在我身上。试问没有我,你会有这样的日子过?唐家会在大泽顺风顺水?可我也只是一个女人,我能做多少?我在后宫里去争去抢,一方面要养活我、养活我的孩儿,一方面还要供养你们!你们受着我的恩惠,敬我怕我,可谁又曾真正地关心过我?你们在乎的,根本不是我唐宜秀怎么样,而是唐家皇后怎么样?

    我知道我会老去,所以必须在我行动迟缓前找到能继续守护唐府的人。唐家男丁单薄,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可是你看看你又做了什么?如今只不过让你帮忙扳倒洛府,你就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顶着你所憎恶的东西带来荣华说着这样冠冕堂皇的话,扮演一个至高至善的人,不觉得你自己很恶心吗?

    其实,阿域,比起我骗你,你辜负我这么多年的栽培,才更是让人失望!”

    唐域向来是个注意力很难集中之人,就像以前他和叶景他们一起读书,叶景和皇甫斐只需要半天就能背诵的书页,他花半个月或者半年也不一定会背得顺畅,但如今太后说的这番话,他却是一字不落地全都记在了心里。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越发觉得太后手上的命,他也沾着一手的血。

    片刻后他跪下来,冲着太后磕了三个响头,次次以头撞地,第三次抬头起来时,已经有鲜血如同小溪似的从他的额头滑下。

    “这么多年,阿域不曾明白姑姑的良苦用心,特此磕头认罪,姑姑辛苦了。”唐域膝行上前,他抓住太后的裙角,低下头去:“可是,能不能求姑姑放过洛家的人,哪怕放过洛北辰……”

    “洛北辰?”太后仔细想着这个人,随后她冷冷一笑,说:“我以为你接近他,只是单纯地为了给阿椤报仇,此刻为他求情,难道你真是移情别恋,舍不得他了?”

    “没有的事,阿域只是不想亏欠他太多。”唐域急切地否认。

    太后摇头,她站直了身子,很是坚决地拒绝:“你是唐家的男儿,怎么能爱上一个男人?我告诉你,洛家的人我谁都可以绕他不死,但是这个洛北辰,非死不可!”

    唐域不敢相信地退后,正要出去时,身后突然出现两个身强力壮的侍卫扣住了他的肩膀,太后转身,用一贯清冷地语调说:“域王爷初嫁便遭遇贼人,心有郁结,久久不能忘怀,哀家特准许他在此处静养,不得有任何外人来打扰!”

    唐域挣扎着要往外跑,在太后的默许下,一个侍卫抬起脚往唐域左腿上猛地一踹,唐域大声呼痛,左腿顿时就麻了,他跪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带下去吧。”太后揉了揉额头,转身时悄悄摸了摸眼角的眼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