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八十六章,兄弟情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兄弟情谊

    没想到皇甫斐竟然留了一手,叶阮去看大司马,他也微微诧异,随后很是不甘心地甩了甩袖子。

    前来救驾的侍卫和刺客缠斗在一起,前去支援的侍卫也走到了一半,刺客背后中剑明显占了下风。

    他正想趁还未被抓住时自尽,不想与他缠斗的人自己撞上了他的匕首,低声冲他道:“走!”

    他一怔,然后才看清眼前蒙面的人是谁,他咬咬牙,推开面前的人,飞身离去。

    大司马诚惶诚恐地过来,跪下:“臣救驾来迟,还请陛下赐罪。”

    皇甫斐站起,看见台下的叶阮安好,仿佛松了口气,道:“先送太后回宫,其他人继续追查刺客!”

    祭国大典潦草收场,叶阮跟着欢容离开时,不由悄悄伸头去看叶景如何了。

    却看见怀安搀扶着叶景下来,然后一脸苍白的叶景进了马车,马车超过叶阮的,疾驰而去。

    叶阮其实有很多话想问叶景,但等他到了宫里,只吩咐欢容去问问蘷王伤势如何。

    他等在宫殿里,听见有几声哭腔传来。

    门外的太监在外面阻拦:“妍妃娘娘,陛下不在这儿!”

    妍妃声音提高八度,呵道:“狗奴才,陛下遇刺,本宫来看看你也要拦着?”

    然后听见几声附和,看来来人不止一个。

    “各位娘娘听奴才解释,陛下遇刺,现在自然是在太医院治伤。奴才即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随意欺骗各位娘娘啊!”看来是铁了心不放人进来了。

    自从叶阮到了这儿,皇甫斐便规定不许有任何妃子进入,而叶阮自然没有同意也不许离开。

    等外面声音小了些,叶阮才悄悄从窗户往外看,几抹亮丽的色彩消失在转角。他走到外面去,问门口的太监:“刚才谁来了?”

    太监恭敬回答:“是妍妃娘娘,带着几个贵人。”

    “哦,你倒是很忠心耿耿。”叶阮说完,然后又往里走,坐在一边发呆。

    不一会儿欢容回来,说是叶景没事,已经大好了。叶阮点点头,然后又站起来,问:“欢容,你说我是不是该去看一看陛下?”

    “可是陛下明令禁止叶阮公子出去啊。”欢容为难道。

    叶阮只好又坐下,说:“陛下受伤,若我无动于衷,倒是显得绝情。这样吧,欢容,你帮我个忙。”

    叶阮把主意给欢容说了,欢容憋着笑,忙退下去准备。

    皇甫斐好容易打发走了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妃嫔,这才坐着步撵回宫。

    “陛……”

    皇甫斐抬手止住宫人行礼,挥挥手让人退下。他自己悄声进去,看见叶阮守着一个小火炉睡得香甜。

    他不由一笑,似乎腹上的伤也没那么疼了。

    叶阮又没有关窗户,冷风吹进来,还夹着寒冷的雪珠子。皇甫斐摇摇头,走过去替叶阮把窗户关了,随后自己取了自己的披风给叶阮盖上。

    虽然已不是暗卫,但该有的敏锐还是有,叶阮立刻睁开眼,坐了起来。

    “你倒是吓我一跳。”皇甫斐笑笑。

    叶阮不好意思地低头,然后听见皇甫斐问:“你是在煮什么东西吗?闻着像是糖。”

    叶阮反应过来,忙用手去提小火炉上的药壶,不想却先是被烫了一下:“嘶~”

    皇甫斐连忙把他的手拉过来,一看没什么大碍,只是烫红了而已,便轻轻吹了吹,说:“你要什么时候才改掉这些马虎的毛病。”

    他眼中宠溺,似乎在跟另外一个人说话。

    “请陛下恕罪。”叶阮用帕子包裹住药壶,终于提起来,然后将药碗放好,翻了一碗红黑色的东西出来。

    皇甫斐看着那东西,思绪万千,忍不住问:“这是什么?给我的?”

    叶阮点点头,皇甫斐便什么都没问,一把端到了手里。

    “小心烫。”见叶阮还是没打算说明白,皇甫斐不由心凉了凉,他盯着手里的东西,越看越像血的颜色。

    “所以,阿阮你真的毒死我?”皇甫斐端着碗,一口饮尽,然后直直地盯着叶阮看。

    你看,你的砒霜,我依旧痛饮如蜜糖。

    叶阮不明白皇甫斐为什么这么说,只是下意识地端起药壶给皇甫斐又倒了一碗。

    “……”皇甫斐眉心抽搐,既是心寒又是愤怒,为了叶景弑君,他真的能做到如此!而且,这叶阮又给自己弄一碗,是觉得一碗毒不死他?

    但这毒药但是和自己想象中的不同,除了颜色怪怪的以外,味道居然还不错。

    他便又端起,刚送到嘴边,又听叶阮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